巴康惊呼一声,没回过神就被四人死死卡住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做什么?”

    其中一人不由分说的拆开了他身后的挎包,从里面拿出一个仪器来,狠狠的砸在地上。

    “老黑,你这是做什么,你疯了!”

    那叫做老黑的没有说话,手一扬,卷起一股风将巴康给卷着从窗户边摔了出去。

    其余三人站在原地,相互看了一眼,齐齐出手对着别人的后颈狠狠一个手刀砸下去。

    凌珑小脸微白,体内精神力源源不绝的耗损了大半,不得不以灵气来弥补,好在她现在修炼灵气已经突破了五阶,这才不至于像以往那样动用了精神力就会身体虚弱。

    她心情极好的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几人,走出了药店,就在这时,蒋老忽然带着几个壮汉不知从什么小路冲了过来。

    “呀,丫头,你没事?”

    “我没事呀!”凌珑一脸无辜的看了蒋老一眼,“哦对了,刚才有一帮人又冲进去砸顾神仙的药店来着,我说我也是来砸店的,所以他们就跟我一起砸了,不过那几人年龄太大了,砸了一半就累得昏死过去!”

    蒋老:“……”

    “所以麻烦各位大叔了,没什么事了!”

    跟在蒋老身后的壮汉凌珑都有些面熟,大抵都是古玩城的熟人朋友,刚才事态紧急,估计蒋老是没什么时间去通知自己的人马,这才召唤了那么多周围的人过来帮忙。

    凌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一个个对着那些壮汉道谢。

    “呼,吓死我们了,没事就好!”

    “凌丫头下次可要小心,再想去顾老头店里,就让我们来陪着你,那帮砸店的人可是隔三差五都会来一次的呢!”

    噢?还隔三差五来一次?凌珑估摸,这是埋伏她埋伏了很久了吧?

    “谢谢各位大叔了,下次我可再也不来了呢,反正店也都没了不是么?”

    “来还是要来的呀,来我们店里玩,顺便帮我看看石头……”

    “还有我们店,凌丫头,等你放假了一定要来坐坐哈……”

    这帮人都是古玩市场喜欢玩石头的,就算不是老板也是常客,对凌珑自然是很熟悉的,都知道她是蒋老的徒弟,而且也亲自看见蒋老指点她雕刻玉石过,还有几人是亲眼看见凌珑赌石的,所以对她都格外热情。

    刚才也是一听到蒋老说她在中药店被一帮人给包围了,便急吼吼的都跟着冲过来,中途还有不少人加入,所以从一开始四五个人到后来,跑到店门口都七八个人了。

    众人一边和凌珑说话,一边用目光瞟了瞟站得很远的那帮人,轻声对着凌珑嘀咕道:“丫头,就是那帮人经常过来砸店,不过今天有些奇怪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居然站得那么远,趁着现在没啥事儿,你们赶紧走吧!”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凌珑拉着蒋老,跟着众人顺着中药店侧面的小路一溜烟走了。

    和蒋老告辞之后,凌珑打车回到了容渊家,她还想去白桦医院看看苍墨拷贝出来的视频,现在想要以最快的速度从夏洛市到桂市,显然也就只有从瑞欧中学容家经过才是最便捷的。

    刚推开门,容渊就站在门口抱着胳膊等着她。

    “你怎么站在这里?”

    “等你!”

    “额……等我做什么?”凌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几日被容渊给折腾得,哪怕有玲珑阁的恢复,她都有些心悸。

    “你不是从三年前就一直在调查一个人的下落吗?我现在有消息了!”

    凌珑顿时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折腾她就好……忽然,她猛的抬起头瞪着容渊:“你说什么?查到谁的下落了?”

    她的心脏狂跳起来。

    三年前她曾经让容渊帮着调查一下康老是被抓到米国什么地方了,但是九零年代的通讯太过落后,所以一直没有消息,后来姬冰泓也去了米国,还说找到了项俊雄,却也渐渐就没了消息,一时间,凌珑完全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找到了谁。

    “你希望我先找到谁?”容渊挑眉。

    “谁都可以!”

    凌珑抓着他的胳膊,完全忘记了早晨起来的时候下定决心要距离容渊三尺远的标准。

    不过,心底深处,她自然还是希望先找到康老的。

    并不是她不在乎外公和舅舅的消息,而是潜意识的她觉得康老更需要先被找到,且不说康森和叶媚现在已经有了消息,就算是没有,她也想先把康老给救回来,而且是不惜一切的!

    “好吧!”

    容渊端详着凌珑的脸,他岂会不知道她的想法,不过,很遗憾……

    “我找到了姬冰泓的消息!”

    “真的?”

    哪怕心底有着一丝失落和失望,凌珑依旧还是一脸惊喜的表情。

    能先找到一个算一个。

    “这是地址,你应该发现了,玲珑阁空间瞬移的能力,只在一千公里之内,一旦太远了,你便无法感应想要找的人,所以按照这张地图上标注的点,你需要瞬移五个地方,才能感觉到他在哪里,我担心你有危险……”

    容渊手中递过来一张简化的地图,上面果然标注了五个红点,只不过,由于地图缩小了的缘故,那五个点的范围实际上也是很大的。

    “放心吧,有什么危险我大不了就躲在玲珑阁不出来好了!”凌珑甜甜一笑,接过了那张简化地图,故作很感兴趣的模样低头看着手中的图纸,掩饰着心底的失落。

    就算是没有危险,其实她也是希望容渊能和她一起去,毕竟她也从来没用空间瞬移的方式离开过华夏国太远,之前出国也都只是在缅国和越国活动,再远便是黑岩森林和神龙架森林等地,实际上,华夏国最远的北部地区,她都没有去过。

    而且,去那些了无人烟的地方喵叽便不会害怕,每次都出来陪她一起采药,这也不算是一个人。

    “如果你能等一段时间,我就能陪你一起去!”

    容渊忽然开口道:“半个月而已……”

    “我等不了!”

    凌珑捏着手里的图纸轻叹一声:“你好不容易才得来的消息,要是真能等半个月,难道你不会半个月以后再给我吗?现在就交给我,必定是因为这消息来之不易,要是再等半个月,或许他们就不在原地了对不对?”

    “这倒是说不定……”

    “说不定就是有可能,我不能错过这种可能,尤其是这个关键时刻,顾家还在华夏国和桂市时时刻刻埋伏着我,指不定我这个时候离开一段时间,能让顾家更迷惑了也说不一定!”

    “但是或许也会让你自己更加置身于危险中!”

    容渊的脸色凝重下来。

    要是可以,他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将消息告知凌珑。

    可如今,叶家的状况不太乐观,叶筱牧与顾家的联姻极有可能有着不为人知的阴谋,舒家一直按兵不动,约莫也是顾家的棋子一枚,夏洛市的姬家差不多已经散了。

    而京市,他一直没有空去涉足,顾家却已经捷足先登一步,与京市景家攀上了关系。

    替凌珑拿下京市三环的地段以后,容渊就早有预料,顾南星不会坐等凌珑得到那块地,果然,不出几日凌珑对外的药材就被人给洗劫一空……

    这一切现象都仿佛在指引着他朝一个极为不好的现象看去,容青口中所说的数百年前几大家族联手针对叶家的传说,听起来和现在的一切都有些关联。

    从花宁县、黔市到夏洛市,再到京市……如果能在华夏国的地图上划线链接一下,还刚好是一个等边三角形的框。

    包括叶一凌当年的出走,只怕也不是那么随性,而是早就被人替他排好了路。

    在这个时候,如果可以选择,他倒是确实愿意让凌珑去米国,这种未知的险反而出离了那些阴谋之外,相对安全多了。

    而且,他可没打算让凌珑一个人去米国。

    凌珑依旧低头看着手中的图纸,心里暗暗下了决定,在顾家再度找到她准备真正的大战一场之前,她得去一趟米国。

    “好了,不就是跑一趟米国吗?哪里来那么多危险,现在可是很平和的时代了,没有战争也没有那么多坏人,况且,一般的坏人能对我怎样?你应该是担心我对别人怎样才对!”

    “不管怎么说,我会让石风陪你去一趟!”

    “昂?”

    凌珑愣了。

    原来他并不是真的将她当做女汉纸,还是会想到要派人陪她走一趟哦?

    可是,宁可让人陪着她跑一趟,都不愿意暂时放下手中的项目……凌珑掐指一算,这时间还不是他发明了那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时间啊,丫的到底是在忙些什么?居然一时半刻都不能放下来?

    “哦对了,石风的风雪阁能拓展的范围也就是几十亩,相对的,他能瞬移的范畴也不会超过三百米,你得带着他从玲珑阁走才行!”

    凌珑撇了撇嘴:“找你这么算,岂不是让龙阁阁主陪我一趟才是能走得最快的?”

    她记得容渊说过,龙阁的空间面积才是最大的。

    “龙盛情不是一般人,他很忙的,哪里能陪你去米国!”

    凌珑:“……”

    拥有空间的十二阁阁主,特么的谁会是一般人?

    “哦对了,我新发明的那个空间……”

    自打夏梦阁碎得灰飞烟灭之后,夏雯去世,凌珑就再也没有在夏梦阁的地方看见过任何新的空间结界出现,不是说了要选一个阁主么?难道一直都没找到?

    “空间阁主哪里那么容易找到,不但要是古武世家的传承者,还要拥有驾驭空间的力量,有时候,寻觅七八年的时间找一个人也不是没有的事儿,你就别操这个心了,好好想想你要是去米国,该准备些什么吧!”

    “准备倒是不用准备什么,毕竟空间里什么都不缺,我就算是去了米国一分钱不带也饿不死,不过我现在倒是想去一个地方。”

    “哪里?”容渊低头看了看时间:“我还能陪你一会儿!”

    “我想去一趟看守所!”

    *

    夏洛市东区看守所。

    一间冰冷的牢房之中,顾申贤正躺在铁架子木板床上,痛苦的呻吟着。

    “我……要请个医生,请个医生……”

    然而,牢房外面根本就没有人,偶尔有个路过的工作人员,最多也就是给他吼回去两句话。

    “请医生?你咋不说你还想请个小姐?哼!”

    “别理他,自己就是个医生,还请什么医生,再说了,犯了这种事儿的人,进来了大多都出不去,死了也是畏罪自杀!”

    顾申贤被关进这个鬼地方,已经是第十天了。

    刚开始还能撑着,可是吃的和住的都不如他的家,夏末秋至,又没什么盖被,不出几天他就扛不住了,毕竟是一把老骨头了。

    董叔原本和他住在一个牢房之中,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又被单独的隔离开来,没有审判,也没什么可以伸冤的机会,就连律师都没有一个,两人就那么被一直关着。

    凌珑和容渊抵达看守所楼顶的时候,刚好听到那两个残酷的工作人员的对话,顿时小脸一寒。

    她知道顾申贤被关在这里几天了,但是却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关法。

    好歹就算是医死了病人,也要走一个正规的法律程序吧?

    这么多天都没有听到什么审判一类的消息,凌珑这才打定主意先过来看看,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种状况。

    在她的意识里,顾申贤就算是没有证据洗脱罪名,至少也应该和正规的犯人差不多,就算关押了也没有太大问题。

    没想到现在这个问题还真是大条了。

    她转头看了容渊一眼:“你家那律师呢?”

章节目录

重生之极品玲珑千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花随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随月并收藏 重生之极品玲珑千金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