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衡盯着顾清瞳看了半晌:“清清,我是要回去的,但是有沈玉卿在,我不愿你再去京城涉险。我爹既然为我们准备了退路,不如你先去恭岳,待我解决了侯府的事情,我就来找你。”

    “尚衡,皇上和太后做得如此决绝,定然已不顾忌你的感受。可太后于我有愧,或许还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侯爷和姨娘。”事实上,顾清瞳这话说出来,自己都没底。先前在南都,沈玉卿软禁她,太后和皇上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若回去,或许还是一样的结果。

    而江尚衡也知道这一点,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她:“清清,太后或许于你有愧,但是皇上是她亲子,因着她对先皇有恨,定然要牢牢抓住手中的权力。沈玉卿和阮娘曾经是她的凭借,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弃。我爹早就料到会这样,所以早早备下了户帖,就是不愿你我受委屈。我是江家的儿子,即使我爹吩咐了也不能舍弃江家,可你不一样。而且你若回去了,只会令我分心,不如去恭岳等我。”

    顾清瞳大道理都明白,可心里放不下,只能沉默。

    “清清,恰西将军那几个孩子本就想让你带着,既如此,我让他们随你去恭岳。我回到京城后,会让恰西将军留下的另外一些孩子到恭岳来找你。恰西将军战后就会回浮云山,我们只能这样做才能安他的心。我爹都安排好了,等你到那边自有人来接应。”

    “尚衡……”顾清瞳想随他回京,奈何他说的句句在理,她不能拖他后腿,更不能让他做弃家的不孝子。

    江尚衡瞧她犹豫,捧了她的脸重重一吻:“我去找恰西将军,安排一下你的事情,我就回京。”

    顾清瞳看他心急火燎地出去了,颓坐在房中,按着额头:即使她不回京,也该做一些事情。

    郭太后对她确实有愧,只是不知道分量到底有多重。她曾口口声声说要弥补的女儿,如今却被她逼得差点走投无路。

    她摸了摸空荡荡的手腕,可惜她的手镯和玉簪都留给韩裕安了

    恰西将军爱护顾准之女,对于江尚衡的建议,自然很快就接受了,而且还打算推迟回浮云山的时间,要为镇远侯求情。

    第二日,西贝城的百姓就听说瑞王余党扮作云穹奸细欲刺杀恰西将军,不过恰西将军没事,却伤着了一个附近的姑娘。百姓听说将军无事,而一个普通姑娘代他死了,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晚间,顾清瞳与于荣几个乔装打扮后坐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往恭岳而去。恰西将军要将和谈之事都解决了才能回京,江尚衡便独自上路,带了几个护卫快马加鞭往南都城赶。

    顾清瞳给郭太后留了一封血书,只“刀下留人”四个字。她不知道她的死讯传到郭太后耳中会掀起怎样的风浪,但好歹能为侯爷求得一线生机。而沈玉卿听得她已死,大概就不会再纠缠侯府和江尚衡了。

    镇远侯给他们安排的是恭岳中部的一个小城延兴,很像江南的水城,每日早上乌篷船吱呀而过,集市随着太阳上升热闹起来,不似南都城的紧张,自有一股悠哉闲适的气氛。

    顾清瞳居住的是一个四进的院子,本来的屋主闵老爷曾受过镇远侯和顾相爷的恩惠,因此对她也格外上心。屋主与她不能过分亲近,便每日吩咐家中夫人和小女过来陪她,问她有什么缺的少的,闷了就带她出去逛街赏景。

    只是江尚衡不在身边,顾清瞳身静心不静。奈何南都城远在千里之外,她无处探听江尚衡的消息,只能每日忐忐忑忑地等待。

    一个月后,恰西将军交待给她的十几个孩子就来了,也给她带来了几个消息。

    郭太后听到她的死讯,再一看她留的血书和玉镯,当场便晕了过去。为了安抚太后,皇上当场便追封其为清平公主,朝中大臣本有异议,不过皇上坚持,而且一个死人而已,最后嘟囔几声便不再反对。

    顾清瞳听说她有个封号叫清平公主,便笑了起来,生无恩宠死却荣光。

    她这副身子的母亲,也终于按捺不住。并着沈玉卿也被她的死讯刺激到了,京城彻底翻了天。

    严相爷与瑞王的肮脏关系经过沈玉卿的一番彻查,没多久便被暴晒在阳光之下。连他当初陷害顾相爷的事情也水落石出,顾准终于沉冤得雪。

    庄嫱公主虽然包庇瑞王余孽,但是镇远侯因为她一封血书逃过死罪,贬为庶民。继威远侯府被灭之后,镇远侯府也败落了。不过人还活着,就是好事。

    樊晰枫作恶太多,最后还欺负到了宛丘公主头上,还口出狂言侮辱圣听。樊家本握着京畿安全,受了樊晰枫牵连也被贬谪至蛮荒之地。至于樊晰枫,则被宛丘公主咔擦一声给阉了。那般风流的人失了子孙根,生不如死,最后竟从城门上跳下,还污了百姓的眼。

    顾清瞳曾跟韩裕安说过季宸的事情,她知道这定然是韩裕安和季宸跟郭太后求的。

    她不知道季宸怎样了,但是她的恨该消了。至于她和沈玉卿,只能看她自己了。

    京城的事情在江尚衡回去半个月之时就已完毕,为何那十几个孩子都到了,江尚衡与江老爷夫妇却迟迟不到?

    顾清瞳诧异地问那些孩子,孩子们面面相觑,表示不明了。

    闵老爷关心恩人近况,也在一旁听着,看孩子们不知该如何回答,便安抚了她几句,吩咐人带着孩子们下去了。

    正好他是做走镖生意的,这些孩子身负武功,跟在顾清瞳身边也只能过过安逸日子,跟着他却可以体味人生百态,这也是恰西将军的初衷。顾清瞳在刚到恭岳时就跟他商量过了,因此看他带走了孩子也未有其他想法。

    顾清瞳听了闵老爷的劝慰,心中稍稍平静,但是又过了半个月,也未有江尚衡的消息。

    特别是在身边无人的时候,顾清瞳就特别容易胡思乱想。按理说,江尚衡处理完了事情,便会马不停蹄地赶来,即使为了配合江老爷两位老人,这都两个月了,也该到了。

    时值初秋,天气渐渐转凉,顾清瞳一开窗就看到园内铺满了落叶,那艳红的枫叶,看起来如残阳如鲜血,在黄昏里一派肃杀零落之气。

    该不会……

    顾清瞳心里一有不好的念头,就觉得喘不上气来,她按着胸前,一阵气闷,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荣儿,清瞳姐姐这般可怎么办呐?”是于光的声音。

    一贯冷静的于荣却长叹一声:“江公子代父而死,我们偏要骗她太后是因为血书才放过镇远侯的。最近,我都不知该怎么面对她。”

    顾清瞳已然醒了,只是睁不开眼,听得二人的谈论,握紧了拳头。只是那声音有些飘忽,她希望这是她听错了,或者是她在做梦?

    于时也从门外进来了,手里还捧着一碗药,那浓重的苦味远远地就传到了顾清瞳鼻端,她紧紧地皱了眉。奈何眼皮沉重,顾清瞳喉咙里也堵堵的,什么都做不了。

    “荣儿,阿光,不如我们告诉她吧,反正她迟早都要知道的。况且,她腹中已怀了孩子,总不能为了江公子寻死。”于时语气沉重,小心翼翼地征求于荣和于光的意见。

    顾清瞳抬了右手,缓缓地放到了小腹上:她怀了江尚衡的孩子?可是这都两个多月了,她竟然一点能感觉也没有。

    于荣看到她手动了,心头一惊,握住她放在床边的左手:“姐姐,你醒了?”

    顾清瞳感受到她手心里的温度,使劲地让自己眼皮分开,终于看到了他们担忧的脸:“我怀孕了?”

    “是,有两个月了。”

    “他,死,了?”顾清瞳一字一顿道,放在小腹上的手紧紧握起。

    “姐姐……”于荣为难地看她一眼,随即偏过头去。

    闵老爷听说她晕倒,急急忙忙赶来,临进门时又听说她怀孕了,这会儿也顾不上忌讳,直冲进来:“顾侄女,你放宽心,有我在,不会让你跟这个孩子受苦的。”

    顾清瞳听完,默默无语,眼角倏地流下泪来,如断了线的串珠一般。

    闵老爷见她这般,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惜我还未联系上江恩公,不然他要是知道江公子有后,定然会欣慰的。”

    顾清瞳想到镇远侯,更加难以自持,没想到即使她的死也未能阻止郭太后,还要江尚衡付出生命才罢休。难为她还曾奢望过她给的温情,幸而她没有沉沦。那个弟弟,和她终究是隔了一层血缘的,不会顾忌她。

    说到底,在这个时空,她只有江尚衡而已。

    可是,老天不公,竟然将她最后一点温暖也剥夺了。

    她泪眼迷蒙地看着围在床边的于荣等人,有这么多人又有什么用呢,没有她的他。没有她爱的他,没有爱她的他,有这么多人又有什么用!

    江尚衡明明说事情完毕就来找她的,可是过去了这么久,他却再也不能来找她了。

    可怜她腹中的孩子未出世就先没了父亲。

    江尚衡盯着顾清瞳看了半晌:“清清,我是要回去的,但是有沈玉卿在,我不愿你再去京城涉险。我爹既然为我们准备了退路,不如你先去恭岳,待我解决了侯府的事情,我就来找你。”

    “尚衡,皇上和太后做得如此决绝,定然已不顾忌你的感受。可太后于我有愧,或许还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侯爷和姨娘。”事实上,顾清瞳这话说出来,自己都没底。先前在南都,沈玉卿软禁她,太后和皇上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若回去,或许还是一样的结果。

    而江尚衡也知道这一点,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她:“清清,太后或许于你有愧,但是皇上是她亲子,因着她对先皇有恨,定然要牢牢抓住手中的权力。沈玉卿和阮娘曾经是她的凭借,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弃。我爹早就料到会这样,所以早早备下了户帖,就是不愿你我受委屈。我是江家的儿子,即使我爹吩咐了也不能舍弃江家,可你不一样。而且你若回去了,只会令我分心,不如去恭岳等我。”

    顾清瞳大道理都明白,可心里放不下,只能沉默。

    “清清,恰西将军那几个孩子本就想让你带着,既如此,我让他们随你去恭岳。我回到京城后,会让恰西将军留下的另外一些孩子到恭岳来找你。恰西将军战后就会回浮云山,我们只能这样做才能安他的心。我爹都安排好了,等你到那边自有人来接应。”

    “尚衡……”顾清瞳想随他回京,奈何他说的句句在理,她不能拖他后腿,更不能让他做弃家的不孝子。

    江尚衡瞧她犹豫,捧了她的脸重重一吻:“我去找恰西将军,安排一下你的事情,我就回京。”

    顾清瞳看他心急火燎地出去了,颓坐在房中,按着额头:即使她不回京,也该做一些事情。

    郭太后对她确实有愧,只是不知道分量到底有多重。她曾口口声声说要弥补的女儿,如今却被她逼得差点走投无路。

    她摸了摸空荡荡的手腕,可惜她的手镯和玉簪都留给韩裕安了

    恰西将军爱护顾准之女,对于江尚衡的建议,自然很快就接受了,而且还打算推迟回浮云山的时间,要为镇远侯求情。

    第二日,西贝城的百姓就听说瑞王余党扮作云穹奸细欲刺杀恰西将军,不过恰西将军没事,却伤着了一个附近的姑娘。百姓听说将军无事,而一个普通姑娘代他死了,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晚间,顾清瞳与于荣几个乔装打扮后坐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往恭岳而去。恰西将军要将和谈之事都解决了才能回京,江尚衡便独自上路,带了几个护卫快马加鞭往南都城赶。

    顾清瞳给郭太后留了一封血书,只“刀下留人”四个字。她不知道她的死讯传到郭太后耳中会掀起怎样的风浪,但好歹能为侯爷求得一线生机。而沈玉卿听得她已死,大概就不会再纠缠侯府和江尚衡了。

    镇远侯给他们安排的是恭岳中部的一个小城延兴,很像江南的水城,每日早上乌篷船吱呀而过,集市随着太阳上升热闹起来,不似南都城的紧张,自有一股悠哉闲适的气氛。

    顾清瞳居住的是一个四进的院子,本来的屋主闵老爷曾受过镇远侯和顾相爷的恩惠,因此对她也格外上心。屋主与她不能过分亲近,便每日吩咐家中夫人和小女过来陪她,问她有什么缺的少的,闷了就带她出去逛街赏景。

    只是江尚衡不在身边,顾清瞳身静心不静。奈何南都城远在千里之外,她无处探听江尚衡的消息,只能每日忐忐忑忑地等待。

    一个月后,恰西将军交待给她的十几个孩子就来了,也给她带来了几个消息。

    郭太后听到她的死讯,再一看她留的血书和玉镯,当场便晕了过去。为了安抚太后,皇上当场便追封其为清平公主,朝中大臣本有异议,不过皇上坚持,而且一个死人而已,最后嘟囔几声便不再反对。

    顾清瞳听说她有个封号叫清平公主,便笑了起来,生无恩宠死却荣光。

    她这副身子的母亲,也终于按捺不住。并着沈玉卿也被她的死讯刺激到了,京城彻底翻了天。

    严相爷与瑞王的肮脏关系经过沈玉卿的一番彻查,没多久便被暴晒在阳光之下。连他当初陷害顾相爷的事情也水落石出,顾准终于沉冤得雪。

    庄嫱公主虽然包庇瑞王余孽,但是镇远侯因为她一封血书逃过死罪,贬为庶民。继威远侯府被灭之后,镇远侯府也败落了。不过人还活着,就是好事。

    樊晰枫作恶太多,最后还欺负到了宛丘公主头上,还口出狂言侮辱圣听。樊家本握着京畿安全,受了樊晰枫牵连也被贬谪至蛮荒之地。至于樊晰枫,则被宛丘公主咔擦一声给阉了。那般风流的人失了子孙根,生不如死,最后竟从城门上跳下,还污了百姓的眼。

    顾清瞳曾跟韩裕安说过季宸的事情,她知道这定然是韩裕安和季宸跟郭太后求的。

    她不知道季宸怎样了,但是她的恨该消了。至于她和沈玉卿,只能看她自己了。

    京城的事情在江尚衡回去半个月之时就已完毕,为何那十几个孩子都到了,江尚衡与江老爷夫妇却迟迟不到?

    顾清瞳诧异地问那些孩子,孩子们面面相觑,表示不明了。

    闵老爷关心恩人近况,也在一旁听着,看孩子们不知该如何回答,便安抚了她几句,吩咐人带着孩子们下去了。

    正好他是做走镖生意的,这些孩子身负武功,跟在顾清瞳身边也只能过过安逸日子,跟着他却可以体味人生百态,这也是恰西将军的初衷。顾清瞳在刚到恭岳时就跟他商量过了,因此看他带走了孩子也未有其他想法。

    顾清瞳听了闵老爷的劝慰,心中稍稍平静,但是又过了半个月,也未有江尚衡的消息。

    特别是在身边无人的时候,顾清瞳就特别容易胡思乱想。按理说,江尚衡处理完了事情,便会马不停蹄地赶来,即使为了配合江老爷两位老人,这都两个月了,也该到了。

    时值初秋,天气渐渐转凉,顾清瞳一开窗就看到园内铺满了落叶,那艳红的枫叶,看起来如残阳如鲜血,在黄昏里一派肃杀零落之气。

    该不会……

    顾清瞳心里一有不好的念头,就觉得喘不上气来,她按着胸前,一阵气闷,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荣儿,清瞳姐姐这般可怎么办呐?”是于光的声音。

    一贯冷静的于荣却长叹一声:“江公子代父而死,我们偏要骗她太后是因为血书才放过镇远侯的。最近,我都不知该怎么面对她。”

    顾清瞳已然醒了,只是睁不开眼,听得二人的谈论,握紧了拳头。只是那声音有些飘忽,她希望这是她听错了,或者是她在做梦?

    于时也从门外进来了,手里还捧着一碗药,那浓重的苦味远远地就传到了顾清瞳鼻端,她紧紧地皱了眉。奈何眼皮沉重,顾清瞳喉咙里也堵堵的,什么都做不了。

    “荣儿,阿光,不如我们告诉她吧,反正她迟早都要知道的。况且,她腹中已怀了孩子,总不能为了江公子寻死。”于时语气沉重,小心翼翼地征求于荣和于光的意见。

    顾清瞳抬了右手,缓缓地放到了小腹上:她怀了江尚衡的孩子?可是这都两个多月了,她竟然一点能感觉也没有。

    于荣看到她手动了,心头一惊,握住她放在床边的左手:“姐姐,你醒了?”

    顾清瞳感受到她手心里的温度,使劲地让自己眼皮分开,终于看到了他们担忧的脸:“我怀孕了?”

    “是,有两个月了。”

    “他,死,了?”顾清瞳一字一顿道,放在小腹上的手紧紧握起。

    “姐姐……”于荣为难地看她一眼,随即偏过头去。

    闵老爷听说她晕倒,急急忙忙赶来,临进门时又听说她怀孕了,这会儿也顾不上忌讳,直冲进来:“顾侄女,你放宽心,有我在,不会让你跟这个孩子受苦的。”

    顾清瞳听完,默默无语,眼角倏地流下泪来,如断了线的串珠一般。

    闵老爷见她这般,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惜我还未联系上江恩公,不然他要是知道江公子有后,定然会欣慰的。”

    顾清瞳想到镇远侯,更加难以自持,没想到即使她的死也未能阻止郭太后,还要江尚衡付出生命才罢休。难为她还曾奢望过她给的温情,幸而她没有沉沦。那个弟弟,和她终究是隔了一层血缘的,不会顾忌她。

    说到底,在这个时空,她只有江尚衡而已。

    可是,老天不公,竟然将她最后一点温暖也剥夺了。

    她泪眼迷蒙地看着围在床边的于荣等人,有这么多人又有什么用呢,没有她的他。没有她爱的他,没有爱她的他,有这么多人又有什么用!

    江尚衡明明说事情完毕就来找她的,可是过去了这么久,他却再也不能来找她了。

    可怜她腹中的孩子未出世就先没了父亲。

章节目录

古代试婚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安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家并收藏 古代试婚女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