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中三个人手里的分别拿着‘断掌’‘耳朵’‘鼻子’。一个正常人如果缺少了这三样东西,基本上就不能用人来形容他来。不凡疼昏在地上,但身体还是条件反射般的抽搐着。

    我轻轻按了一下手机的确定键,一条信息让我发了出去。

    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三人都面色一凛。

    白骨到:“啧啧,这样的方法你都能想的出来,看来我没跟错人。”

    其它人都很不明白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莽里卖的是什么药。

    只见老狮谨慎的走上前,将断掌放到桌上,用满是鲜血的手按动了手机,在屏幕背后我看到老狮的脸色,煞白煞白的。

    那条短信很简短,只有两句话,第一句:“恭喜你,由于你率先拿起手机,所以你的生存几率将比其它两人高出90%”

    第二句:“你们只能活一个。”

    老狮的吞了吞口水,铜锤走上前问:“狮哥,怎么了?”

    老狮连忙将手机扔到一旁:“没事,没事!他们说我们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任务,马上就会有人放我们出去了。”

    “哦!那就好!”铜锤摆弄着手中的军刀,说:“妈的,天门以后也呆不子了,还是回炎帮算了,到少那里还有老大罩着,狮哥,鹰哥你们也跟我一起走吧。”

    老狮和猫头鹰同时点着头,老狮满脸都是虚伪的感激,他走上前到:“锤子。要不是你,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铜锤哈哈大笑,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快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狮哥,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咱们是兄弟啊,不照顾你我照顾谁去?哈哈,反正回了炎帮,老子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怕什么。。诶?”铜锤正顾着说话,却没发现,手中地军刀已经被老狮夺去,并刺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狮哥,你。。”铜锤双眼瞪的如铜铃一般,血从他的嘴里慢慢流淌下来。他死死抓住老狮的衣领,死也不能瞑目,甚至连死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老狮要杀了自己,为什么。

    老狮回头到:“老鹰。只要杀了他咱们就可以出去了。。。诶!你?”老狮在杀铜锤的同时,猫头鹰已经拿起了手机,飞库网此时正用手机屏幕对着他。

    “我们只能活一个,老狮难道你真的要杀我?”猫头鹰脸上充满了无奈和唏嘘。

    老狮狠狠拔出了军刀,将铜锤的尸体扒到一旁。说:“我们做了十多年兄弟,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干的出来?”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老狮地双眼已经变得通红通红的了,猫头鹰也是如此,这两个人此时就好象两只凶猛并嗜血的野兽一般,一定要将对方杀死才肯罢休。

    “狮子,你还记得七年前,我们出去砍人的时候么?”猫头鹰缓缓到。

    老狮点点头:“记得,那件事我永远不会忘记。要不是你带了三十多个兄弟救我,我早就死了七年。”

    猫头鹰惨笑一声,用手撑着桌子。

    “是啊,我们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你怎么可能杀我,我太多心了。”猫头鹰这放话刚说完,扔出了手里的手机,很准,正中老狮的额头。就在老狮被突然的发难打蒙的那一瞬间,猫头鹰跨步上前,右臂死死蔓住了老狮的脖子,左手摁住了老狮持刀地手。

    “嘿嘿,既然如此。今天你就把欠我的还了,这样下辈子咱们还是兄弟。”猫头鹰狞笑着,那笑容都是扭曲的。

    “你。。猫头鹰。。”老狮涨红了脸,使劲将脑袋往后一抑。

    “砰!”猫头鹰的鼻子里流淌出了鲜血,但还是死死抓住老狮不放。老狮发了疯似的伸出左手去掰勒住自己脖子的手。两个人在满是血腥味地房间里扭打起来。

    “老板,如果他们其中一个赢了,你打算怎么办?”小本疑惑地看着我。

    “说话算话,放了他喽。”我耸着肩膀说。

    白骨冷冷的说:“就算放了那个幸存者他也活不了多久,我想,你下一步应该是将带子公开,让这个唯一的幸存者被整个海州黑道追杀吧?”

    我连连摇头:“你只说对了一半,我是守法的公民,在光天化日之下杀死自己的大哥,出卖自己的兄弟,这种人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才对,等那个幸运儿出来之后,海哥你应该播打110报警。”

    众人哑然的看着我。

    小本当即举起了的手,叫到:“老大,我发誓!永远都不会背叛您!”

    我惨然的笑了笑,等我看到老狮一刀划破猫头鹰喉咙地画面时,我站了起来。除了白骨,众人惊骇的向后退了一步。

    他们看我的眼神里除了恐惧再没有任何一种情感了。

    当一个人的仇狠燃烧到顶点的时候,我想,谁都会跟我一样。

    我,我杀了他了!放了我,放了我!”老师在房间里高声吼叫着,乱糟糟的头发上不沾着血滴。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老狮看着我,说不上一句话。

    “恭喜你,你现在可以走了。”我淡淡地说了一句,便歪过头去,去看只剩下半条命,并且已经昏迷了的不凡。

    “米。。九。。。。”老狮手中的刀‘桄榔’一声落在地上。

    “你是这场游戏地赢家,为什么还不走呢?”我头也不回的单手拎起不凡。

    “你好狠。。。”老狮留下这句话之后,狼狈的离开了。

    我将不凡拖到安置老大尸体的房间中,跪在地上,看着老大。

    “老大,你的仇人就在这儿,等您入土地那一天,我一定用了的人头来祭您!”说完,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虎哥这时冲了进来,看到已经不形的不凡,双手激动的颤抖起来。

    “不凡,不凡!你也有今天,哈呈,直是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虎哥激动的热泪盈眶。

    我仍然跪在地上,看着老大的尸体,问:“虎哥,炎帮的老大究竟是谁?”

    虎哥狠狠踢了不凡一脚,说:“炎帮的老大是杨。。”

    “噗!”听到声响我猛的回头,却看到虎哥展开双手挡在我身后,他的胸口处插着一柄银色的匕首。

    “哈哈哈哈!米九,我临死还能拉一个人垫背,我实在太好,哈哈,米九,你永远都斗不过我,永远都不能!”不凡的笑容是如此的狰狞。

    “虎哥!”我爆吼一声,重重的一拳打在不凡脸上,他的身体飞了出去,脑袋撞在墙上,留下一串鲜血后,死了。

章节目录

黑道学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煮剑焚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煮剑焚酒并收藏 黑道学生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