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军政中心的夜分外静谧。

    总统官邸后院,茂盛的乔木被微风吹拂,发出沙沙的轻响,窗下的灌木中跑过一只迷路的野兔,惊动智能警卫,立刻被看不见的干扰波驱逐到了安全线以外。

    书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打包好的收纳箱整齐地堆在墙角,沐照着清单一一核对完毕,关掉个人智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淡淡叹了口气。

    十年了,他在这座建筑里住了整整十年,虽然每天都生活在沉重的压力与责任当中,但真的要离开了,忽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总统官邸,敦克尔联邦最威严最神圣的所在,承载了他五十多年人生中最繁忙也是最甜蜜的记忆,记录了他和他的丈夫陪伴女儿一起长大的最珍贵的时光。

    现在,因为金辙卸任,他们终于要离开了。

    四届,十六年,金辙已经是敦克尔历史上连任最多的总统,因为民众拥戴和特殊战争时期,他的任期之长甚至超越了宪法基本规定。

    该是落幕的时候了……沐深呼吸,关掉书房的灯,往卧室走去,金辙已经年近七十,即使作为普通人类,也已人过中年,加上他年轻时频繁受伤,长期使用抑制剂,身体已大不如前,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休养休养。

    总统这个位子,太劳人了,简直就是加速燃烧生命。

    整个官邸静悄悄的,金辙还没有回来,壮壮去跟同学宿营了,沐难得悠闲,路过女儿房间的时候顺手打开看了看。中二期的小萝莉和所有孩子一样叛逆而富有活力,墙壁上画满了只有她自己能看懂的涂鸦,梳妆台上散落着她喜欢的水晶和钻石饰品。沐捡起一顶大波浪长假发,无聊地给它绑上一条浅蓝色缎带,又卡上一枚白色钻石发夹,举到眼前看了看,不禁“哈”地一声笑了。

    上半年壮壮发中二病,不顾他的反对把留了五年的长发剪成了毛寸,结果一个礼拜就后悔了,又偷偷买了长假发回来,怕他发现了笑话,只敢出去玩的时候戴一下。

    上次给女儿梳头发还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沐欣赏着手里的假发,忽然间就明白了金辙为什么那么喜欢装扮养成游戏——亲手打扮出一个小公主,确实很有成就感不是么?

    可惜,孩子总是长得太快,一眨眼就不需要父亲为她打扮了,沐有点怅然,又有点欣慰,耸耸肩,拆下缎带和发卡,将假发放回原处,又把女儿散落在地上的裙子和外套挂回衣橱。再过两天,这间屋子也该收拾打包了,但愿这么多东西新家里能放得下。

    回到主卧,门里传来低沉的呼吸声,沐推开门,将趴在门垫上的秋田犬抱起来,轻轻放在屋角的狗窝里。三胖已经十四岁了,风烛残年,百病缠身,但只要他和金辙离开,它还是会从狗窝里爬出来,趴在门口等着他们回来,一开始是趴在院子门口,后来是趴在客厅门口,再后来实在爬不动了,只能趴在卧室门口。

    也许很快它就连狗窝也爬不出来了吧,衰老和长大一样,都是无法阻止的事情。

    “呜呜……”三胖醒来了,亲昵地蹭着沐的手掌,虽然它名义上属于壮壮,但只有沐才有耐心无微不至地照顾它,它最喜欢粘着的,也是这个最细心的主人。

    “我们马上要去新家了,那儿的气候比这里要好,你的哮喘会慢慢恢复的。”沐安慰地抚摸着衰老的三胖,替它梳毛,清理眼睛和鼻子,拍拍它的脑袋,“乖,我要去收拾行李了,呆在这陪我。”

    老犬温驯地点头。沐打开衣橱准备收拾他和金辙的衣服,属于他的半边衣柜几乎是全黑的,他喜欢黑色,安全,包容,能让他藏起来……现在有金辙,他再也不用藏了,但这么多年的习惯,他还是只穿黑色。

    金辙的衣服都是特勤包办的,灰色、白色、深蓝色、咖啡色……每一件都庄重而优雅。但其实沐知道金辙是喜欢红色的,那是一个永远充满活力和斗志的男人,喜欢浓郁激烈的色彩,大红大蓝,张扬而温暖。

    “总统”这头衔成全了他,造就了他,也束缚了他,让他不得不内敛,不得不含蓄。

    就像他对他的感情一样。

    沐的表情不由自主温和起来,甚至带着点窃喜与羞涩,十年了,结婚十年,每每想到金辙对他的爱与忠诚,他还是感觉心里一阵阵发热。

    这不仅仅是异能者和向导的本能,更是普通人之间的倾慕与依恋。

    也许该给他定做一些花里胡哨的衣服,在家里穿穿没关系的,再说都卸任了,也不用很注意舆论影响……沐的思绪发散起来,丢下收拾了一半的衣服,坐在窗前的摇椅里打开虚拟商店,漫无目的地挑选男装。

    大红色的工字背心、宝蓝色的立领t恤、胸口绣着熊猫的白衬衫、印满浣熊和狐獴的领带……沐将一件人体骨架图案的连体保温服丢在购物车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惜这个没有搭配的头套,不然全部穿起来躺在深海休眠舱里才有趣呢,跟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一样哈哈哈哈哈……不如再买一件小号的吧,情侣装,一起装尸体好了。

    沐嘴角上扬,难得体会到购物的乐趣。

    “呜呜……”门外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低叫,金辙的巴巴里狮子穿过墙壁走了进来,低头温驯地趴在摇椅旁边,用头顶的鬃毛轻轻蹭沐的胳膊肘。伊卡鲁幻色蛱受到召唤,自然而然现出橙红色的身影,飞到了狮子面前,缠缠绵绵地翻飞。

    “你回来了?”沐收起虚拟商店,对门外喊,“要吃宵夜吗?”

    没有人回答,走廊上静悄悄的,沐伸出思维触手往门外刺探,忽觉耳鼓一震,左侧落地窗“嗡——”的一声取消了存在模式,变成空无一物。

    沐惊了一跳,猛地转头,清凉的夜风立刻扑面而来,紧接着,一对巨大的银灰色机械飞翼铺满了整个视野,金辙悬停在窗外,一脸黄鼠狼偷了鸡的贼笑:“哈哈,吓到了吧?”

    沐默默抹掉脸上的草叶,从摇椅上站起来:“你搞什么?不是去铁翼大厦开会了么?怎么大半夜的又玩起了飞翼?!”

    “这就是今晚开会的内容啊,军部设计的新型飞翼,使用异星蝎神经元触丝,和控制者可以达到98%人机一体化。”金辙挑眉,操纵飞翼在半空中做了几个他自认为潇洒的动作,“怎么样,帅吧?要不要试试?”

    “离我远点,风太大了!”沐被他吹得快飞了,摆摆手,“去换下来,我叫厨师给你弄点宵夜。”

    “家里有啥好吃的,带你出去吃!”金辙操纵飞翼飞近落地窗,冲沐伸手,“来,哥哥带你飞一飞。”

    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十分钟前的柔情蜜意刹那间烟消云散,暴躁道:“这种称呼留着给你的宝贝弟弟用吧,你是不是又想撞墙了?!”

    “才没有。”金辙抱头道,“我本来就比你大!”

    “这么老你为什么不去死?”沐用拖鞋丢他,金辙顺手接住扔给三胖,老态龙钟的秋田犬条件反射蹿了起来,挣扎着咬住拖鞋,献宝似的放到主人脚下。

    “……”沐无语凝咽,弯腰抚摸老当益壮的金三胖:“乖!”

    “好了我错了,别再丢东西了,这两天特勤从各种角落掏出来十几个凶器,都是你这些年丢我丢出来的,我都不好跟他们解释。”金辙笑着求饶,“话说你这个毛病将来要改改了,以后家里没有特勤,被狗仔抓住你整天冲我丢东西,我们苦心经营的模范夫夫形象可就全毁了,再说三胖这么老了也该让它歇歇嘛。”

    “怪我咯?”沐趿上拖鞋,瞪着眼睛问。金辙立刻自我检讨:“怎么会,都是我不好,拍马屁拍到马腿,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快跳出来我接着你。”

    “干什么去?”沐换了鞋,加了件外套,站在窗边问他。金辙道:“带你去出散步咩,好不容易闺女不在家,过过二人世界难道不可以吗?”

    好吧,十年规规矩矩的第一伴侣生涯,沐也确实有点腻味了,心一横从窗口跳了出去。金辙稳稳将他接在臂弯,操纵飞翼一个潇洒的低空滑翔,离开了官邸。主卧落地窗重新恢复了存在模式,老迈的秋田犬咬着主人的拖鞋爬回狗窝,静静打起瞌睡来。

    飞翼像大鸟一样滑过军政中心上空,它呃飞碟、机甲都不一样,是高度仿生的杰作,完全模拟鸟类的飞翔姿态,沐窝在金辙怀里俯瞰大地,大片的丛林在视野中掠过,有一种被大鸟抓着在天上飞的感觉,竟有想要呐喊的冲动。

    “噢嗬嗬嗬嗬——”金辙与他心意相通,喉咙里发出粗野原始的吼声。沐被他吓了一跳,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不禁也大笑起来。

    飞翼掠过军政中心,穿过海峡,越过双子城,沐衣着单薄,虽然有金辙的体温保护,仍旧渐渐有些发冷,问:“要去哪儿吃宵夜?”

    “马上就到了!”金辙大声回答他,话音刚落,调整飞翼减速,飞入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城市上空。

    约克市?沐看清了下面的地形,有些惊讶:“来这里干什么?这儿有什么好吃的餐厅我不知道吗?”他以前的家就在约克市,只是这些年因为金辙的缘故已经很少来了。

    金辙嘿嘿一笑,却不答话,再次减速下降,以一个流畅的弧度掠过约克市西区,落在一个静谧的小山山顶。

    “干嘛落在这儿?这里是从前的贵族区啊。”沐腿有点麻,在原地跺着脚跳了跳,四下观望,“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儿,哗,真漂亮……”这一区住户并不多,但非富即贵,每一个宅院都大而精致,周围由茂密的原始丛林和花海、湖泊隔开,和市里那些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百层公寓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跟我来,给你个惊喜。”金辙收起飞翼,拉着他的手沿曲折的小径走了不到五分钟,忽见一带粉白的矮墙迤逦圈出一个宣阔的院落,墙上覆着青色的仿古瓦片,古色古香,韵味十足。

    “到了。”金辙拉着沐走到院门前,递给他一把古朴的青铜钥匙,“开门吧。”

    沐莫名其妙,接过钥匙放入锁孔,加密电子锁立刻启动,打开了厚重的原木大门。门内是一座极为精致的中式庭院,亭台楼阁,曲径通幽,池塘里盛开着荷花,锦鲤在水中嬉戏,几只水鸟站在拱桥的扶栏上,单脚,神仙也似,看见有人靠近,傲娇地翻个白眼,转过屁股对着他们。

    “这是……”沐都有些看呆了,这地方与其说是宅院,不如说是城堡,即使在这种土豪扎堆的富人区,也是奢华得惊人。

    “新家。”金辙一脸得瑟地说。

    沐吃惊极了:“新家不是在麦圈区吗?”卸任后金辙还会在国会工作,所以他们的新家就买在军政中心旁边的,这两个月他已经陆陆续续把一些私人用品搬进去了。

    这货不是在梦游吧?这么奢侈的房子他怎么可能买得起?沐四下看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金辙依旧是得得瑟瑟的样子:“新家被我卖掉了,又补了一部分积蓄,买下了这个庭院,所以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新家了!”

    “你疯了!?”沐不相信他居然背着自己把新家给卖了!而且就算卖掉新家,想要买下这么牛逼的庭院还得再补九成的钱,他哪来那么多现金?

    难道这货居然是个隐藏的土豪?

    “是家族遗产。”金辙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我的积蓄并不多,所以动用了父母留给我们兄弟的存款,唉,以后赚了钱再补上去好了,金轩不会在意的。”

    沐恍然想起他们两兄弟出身世家,几百年来祖先里貌似出过那么几个大商人……于是这货搞不好真是个土豪n代!

    “可是你买这么大的庭院干什么?我们只是三口之家,壮壮马上又要上大学,以后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么大的地方要用来养鬼吗?”沐仍旧无法理解他的做法,抓狂道,“再说你以后要在军政中心工作,就算每天开飞碟上班也要两个小时,你以为你还是二十岁,有体力长年累月这样通勤吗?”

    金辙叹了口气,拉住他的手轻轻抚摸:“别着急别生气,先说说你喜欢这里不?”

    喜欢?当然喜欢了!沐看着水汽氤氲的池塘,宛若仙境般的亭台楼阁,他一直喜欢中式庭院,从小时候就希望能有一个这样的院子了,养养鱼,养养鸟,养养老……可是想是一回事,实际又是一回事,他们还要工作,住这么远根本不现实。

    “我是很喜欢,但我不想住这么远。”沐知道金辙是想让他高兴,可是换房子这么大的事怎么也该跟他商量一下不是吗?“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就做了这么大的决定?”

    “唉……”金辙叹息,伸臂圈住他的肩膀,将他搂在胸前,缓缓道,“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我们以后定居约克市的。”

    沐也叹气:“你在军政中心工作,住这里不方便,你已经不是年轻人了,又有这么多旧伤……”

    “嘘。”金辙用嘴唇阻止他说话,低声道,“我都知道了,赛亚娜老师请你接替她职位的事情。”

    沐一愣。金辙接着道,“你跟着我已经有十年了,这十年里你放弃了自己的专业,放下了自己的理想,默默站在我的身后……我每每想到都会觉得愧疚,我太自私了,无法忍受你离开我在另一个地方工作,不单单是因为异能者和向导的羁绊,更因为我对你的爱,我的占有欲。”

    “别这么说。”沐心中微微发涩,打断他的话,“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并不是因为你对我的禁锢。再说我们的理想本来就殊途同归,或者说我的理想其实是你的一部分,不是吗?”

    “那不一样。”金辙难得严肃地否定了他的话,“你是联邦最出色的医生,最受人尊敬的科学家,是我的事业阻止了你前进的脚步,把你圈在我的身边。”他无比疼惜地摸了摸沐柔软的头发,道,“以前的我别无选择,远航军坐大,人类面临着分裂和战争,我背负着老总统留给我的责任,背负着军部对我的信任,即使要牺牲你的事业,也必须要走下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战争结束了,远航军分化瓦解,重新回到了联邦掌控之下,向导保护法改革走上正轨,而且我也卸任了。”

    金辙温热的右手抚着沐的脸,眼神在夜色中柔和如水:“该是我站在你身后的时候了,沐,我已经辞去了国会的职务,从今天起,我愿意做你的坚强后盾,支持你的事业。”

    沐不置信地看着他的眼睛,想要像平时一样在其中找出点开玩笑的影子来,但金辙此刻的眼神如此坚毅,如此认真,完全不像是在说笑。

    “我跟赛亚娜老师说我会说服你。”金辙微笑道,“事实上我已经替你接受了她的邀请,你的聘用书就在我的个人智脑里,我答应她今晚无论如何会让你签约。”

    沐沉默,赛亚娜老师在一周前曾经找过他,请他接任她在圣马丁中心的职位——赛亚娜的年纪已经太大了,无法再胜任中心繁重的管理工作,聘期到期后她决定向董事会推荐新的人选。

    沐无疑是最合适的继任者,他是业界首屈一指的科学家,又辅佐总统管理联邦近十年,论技术论人脉,都是无可挑剔。

    对于这个邀请,沐不是没有动过心的,赛亚娜是他的老师,也是他的养母,他熟悉她的工作方式,认同她的价值观,他不想她一生的事业因为找不到合适的继承者而走上下坡路。

    但金辙今年才刚刚卸任,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将面临极大的落差和挑战,一旦他接受了赛亚娜的邀请,必然意味着要分出大部分精力在圣马丁中心,无法全身心地照顾金辙,帮他度过这个转折期。

    如果晚两年,哪怕是一年,他都会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但赛亚娜的任期恰好是今年到期,中心不可能先请一个人临时管着这么要紧的部门,给他腾出一两年的时间缓冲。

    所以最后沐拒绝了赛亚娜的邀请,诚然他也想继续自己的事业,但他无法在这个节骨眼上抛下金辙,让他一个人面对卸任后的困境。

    “你生气了吗?”金辙发现沐的脸色有些阴郁,摸了摸他的脸,“别怪我先斩后奏,实在是被你撞墙撞怕了,这么大的事情,怕是我一张口就被你喷回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自己辞职再说。”讨好地亲了亲他额头,道,“你也别生我的气了,你看我现在都失业了,所有的钱都给你买了房子,你要再生气,我就要跳河了。”

    沐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又是感动,又是难过,半天哑声道:“你为我付出了太多,我不想你再为我放弃事业,我愿意站在你的身后,帮助你,照顾你,不仅仅因为我是你的向导,更因为我爱你。”他忍不住紧紧抱住金辙的腰,“我想用自己剩下的生命和你好好地过,像普通人那样……金辙,我们错过的太多了。”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金辙眼睛有些湿润,机械臂安抚地摸他的脊背,“我从没觉得自己付出了什么,我这辈子最走运就是遇上了你。”

    顿了顿,又微笑起来:“你也别觉得内疚,这件事对我也是有好处的。一个退休的总统,呆在国会怪别扭的,再说军政两界我这么多年都呆腻了,正想换个环境发展事业。圣马丁中心近年来一直致力于高维干涉医学,你接任了赛亚娜的职务,就算是这个领域的第一人了,我把宝押在你身上,比押在国会那边有价值多了。”

    沐明明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听他这样牵强附会地找借口,又是感动又是好笑。金辙絮絮叨叨接着说:“我也不是没私心的,等你当上了主任,我打算通过你给中心注资,进入他们的董事会,以后呢,你就算是给我打工了。我已经跟我的信托基金经理谈过这件事,两年之内把七成以上的家族资产都套现,投入到你那边去,他对我的计划很赞同,已经在着手回笼资金了呢。”

    “你……很有钱吗?”沐对金辙的身家十分好奇,虽然在政界金辙一向威武霸气,看谁不顺眼就“天凉王破”,但那是基于他深厚的政治背景,现在改行到商界,他又凭什么这么牛逼?

    难道这座八位数起价的庭院只是他家族资产的冰山一角?

    “是的啊。”金辙得意地点头,“虽然我这个人很低调,但其实我还蛮有钱的。金家在陈福记有很大一笔股份,在仙琴座矿区、士狼座能源区都有产业……金轩的那一份在他结婚以后我本来想还给他,他不要,说数不清,就全部委托给我了。所以现在我们两家的钱全部加起来,全款买下圣马丁中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他们的董事会是不会允许的,所以我只是想通过你注一部分的资。”

    “……”沐到今天才知道自己娶了个真·土豪,震撼过后艰难地问,“你到底有多少钱?”

    金辙伸出机械手数了半天,头上滴下一滴冷汗:“好像我也数不清,改天让理财顾问告诉你吧。”

    “……”沐实在不知道这兄弟俩的博士是怎么毕业的,怎么一个两个都不会数钱!

    “好了不说了,你手好凉,我们进去看看房子吧,卧室我已经收拾好了,我们今晚可以住在这里。”金辙抓着沐的双手哈了哈气,弯腰,“来我背你进去。”

    “我好好的干嘛要你背?”

    “想背你嘛。”金辙用屁股推了推沐的肚子,“来来让我背,背你进洞房,这可是咱俩第一次进自己家门呢,以前总统官邸不算,那是公家的产业。”

    沐没有办法,趴在他背上,金辙背起老婆穿过拱桥,惊动了冷艳高贵的水鸟,翻着白眼振翅而飞,扑棱棱扬起满天白羽。桥下红色锦鲤却不怕人,追着他们的影子一路跟随,搅散了一池银波。

    “这房子主卧可大了,有一架雕花拔步床,挂上帐子跟大帐篷似的,里面还有很多有爱的工具,丝带皮鞭蜡烛……还有架子什么的,嘿嘿,我们今晚试试捆绑好不好?”

    “谁绑谁?”

    “……你绑我。”金辙不情不愿地回答,话说卸任后的总统貌似没有什么威信了呢……唉,夫纲不振啊!

    不过他的夫纲好像从来没有振过的样子。

    算啦,家里有一个人的夫纲振一振就可以啦,人生不能要求太多,太完美会遭报应哒!

    作者有话要说:qaq

    主cp的番外还没写……感冒了鼻涕流了一桌子……头好疼……

    明天回老家,晚上接着写去~

    155

    军政中心的夜分外静谧。

    总统官邸后院,茂盛的乔木被微风吹拂,发出沙沙的轻响,窗下的灌木中跑过一只迷路的野兔,惊动智能警卫,立刻被看不见的干扰波驱逐到了安全线以外。

    书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打包好的收纳箱整齐地堆在墙角,沐照着清单一一核对完毕,关掉个人智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淡淡叹了口气。

    十年了,他在这座建筑里住了整整十年,虽然每天都生活在沉重的压力与责任当中,但真的要离开了,忽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总统官邸,敦克尔联邦最威严最神圣的所在,承载了他五十多年人生中最繁忙也是最甜蜜的记忆,记录了他和他的丈夫陪伴女儿一起长大的最珍贵的时光。

    现在,因为金辙卸任,他们终于要离开了。

    四届,十六年,金辙已经是敦克尔历史上连任最多的总统,因为民众拥戴和特殊战争时期,他的任期之长甚至超越了宪法基本规定。

    该是落幕的时候了……沐深呼吸,关掉书房的灯,往卧室走去,金辙已经年近七十,即使作为普通人类,也已人过中年,加上他年轻时频繁受伤,长期使用抑制剂,身体已大不如前,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休养休养。

    总统这个位子,太劳人了,简直就是加速燃烧生命。

    整个官邸静悄悄的,金辙还没有回来,壮壮去跟同学宿营了,沐难得悠闲,路过女儿房间的时候顺手打开看了看。中二期的小萝莉和所有孩子一样叛逆而富有活力,墙壁上画满了只有她自己能看懂的涂鸦,梳妆台上散落着她喜欢的水晶和钻石饰品。沐捡起一顶大波浪长假发,无聊地给它绑上一条浅蓝色缎带,又卡上一枚白色钻石发夹,举到眼前看了看,不禁“哈”地一声笑了。

    上半年壮壮发中二病,不顾他的反对把留了五年的长发剪成了毛寸,结果一个礼拜就后悔了,又偷偷买了长假发回来,怕他发现了笑话,只敢出去玩的时候戴一下。

    上次给女儿梳头发还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沐欣赏着手里的假发,忽然间就明白了金辙为什么那么喜欢装扮养成游戏——亲手打扮出一个小公主,确实很有成就感不是么?

    可惜,孩子总是长得太快,一眨眼就不需要父亲为她打扮了,沐有点怅然,又有点欣慰,耸耸肩,拆下缎带和发卡,将假发放回原处,又把女儿散落在地上的裙子和外套挂回衣橱。再过两天,这间屋子也该收拾打包了,但愿这么多东西新家里能放得下。

    回到主卧,门里传来低沉的呼吸声,沐推开门,将趴在门垫上的秋田犬抱起来,轻轻放在屋角的狗窝里。三胖已经十四岁了,风烛残年,百病缠身,但只要他和金辙离开,它还是会从狗窝里爬出来,趴在门口等着他们回来,一开始是趴在院子门口,后来是趴在客厅门口,再后来实在爬不动了,只能趴在卧室门口。

    也许很快它就连狗窝也爬不出来了吧,衰老和长大一样,都是无法阻止的事情。

    “呜呜……”三胖醒来了,亲昵地蹭着沐的手掌,虽然它名义上属于壮壮,但只有沐才有耐心无微不至地照顾它,它最喜欢粘着的,也是这个最细心的主人。

    “我们马上要去新家了,那儿的气候比这里要好,你的哮喘会慢慢恢复的。”沐安慰地抚摸着衰老的三胖,替它梳毛,清理眼睛和鼻子,拍拍它的脑袋,“乖,我要去收拾行李了,呆在这陪我。”

    老犬温驯地点头。沐打开衣橱准备收拾他和金辙的衣服,属于他的半边衣柜几乎是全黑的,他喜欢黑色,安全,包容,能让他藏起来……现在有金辙,他再也不用藏了,但这么多年的习惯,他还是只穿黑色。

    金辙的衣服都是特勤包办的,灰色、白色、深蓝色、咖啡色……每一件都庄重而优雅。但其实沐知道金辙是喜欢红色的,那是一个永远充满活力和斗志的男人,喜欢浓郁激烈的色彩,大红大蓝,张扬而温暖。

    “总统”这头衔成全了他,造就了他,也束缚了他,让他不得不内敛,不得不含蓄。

    就像他对他的感情一样。

    沐的表情不由自主温和起来,甚至带着点窃喜与羞涩,十年了,结婚十年,每每想到金辙对他的爱与忠诚,他还是感觉心里一阵阵发热。

    这不仅仅是异能者和向导的本能,更是普通人之间的倾慕与依恋。

    也许该给他定做一些花里胡哨的衣服,在家里穿穿没关系的,再说都卸任了,也不用很注意舆论影响……沐的思绪发散起来,丢下收拾了一半的衣服,坐在窗前的摇椅里打开虚拟商店,漫无目的地挑选男装。

    大红色的工字背心、宝蓝色的立领t恤、胸口绣着熊猫的白衬衫、印满浣熊和狐獴的领带……沐将一件人体骨架图案的连体保温服丢在购物车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惜这个没有搭配的头套,不然全部穿起来躺在深海休眠舱里才有趣呢,跟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一样哈哈哈哈哈……不如再买一件小号的吧,情侣装,一起装尸体好了。

    沐嘴角上扬,难得体会到购物的乐趣。

    “呜呜……”门外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低叫,金辙的巴巴里狮子穿过墙壁走了进来,低头温驯地趴在摇椅旁边,用头顶的鬃毛轻轻蹭沐的胳膊肘。伊卡鲁幻色蛱受到召唤,自然而然现出橙红色的身影,飞到了狮子面前,缠缠绵绵地翻飞。

    “你回来了?”沐收起虚拟商店,对门外喊,“要吃宵夜吗?”

    没有人回答,走廊上静悄悄的,沐伸出思维触手往门外刺探,忽觉耳鼓一震,左侧落地窗“嗡——”的一声取消了存在模式,变成空无一物。

    沐惊了一跳,猛地转头,清凉的夜风立刻扑面而来,紧接着,一对巨大的银灰色机械飞翼铺满了整个视野,金辙悬停在窗外,一脸黄鼠狼偷了鸡的贼笑:“哈哈,吓到了吧?”

    沐默默抹掉脸上的草叶,从摇椅上站起来:“你搞什么?不是去铁翼大厦开会了么?怎么大半夜的又玩起了飞翼?!”

    “这就是今晚开会的内容啊,军部设计的新型飞翼,使用异星蝎神经元触丝,和控制者可以达到98%人机一体化。”金辙挑眉,操纵飞翼在半空中做了几个他自认为潇洒的动作,“怎么样,帅吧?要不要试试?”

    “离我远点,风太大了!”沐被他吹得快飞了,摆摆手,“去换下来,我叫厨师给你弄点宵夜。”

    “家里有啥好吃的,带你出去吃!”金辙操纵飞翼飞近落地窗,冲沐伸手,“来,哥哥带你飞一飞。”

    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十分钟前的柔情蜜意刹那间烟消云散,暴躁道:“这种称呼留着给你的宝贝弟弟用吧,你是不是又想撞墙了?!”

    “才没有。”金辙抱头道,“我本来就比你大!”

    “这么老你为什么不去死?”沐用拖鞋丢他,金辙顺手接住扔给三胖,老态龙钟的秋田犬条件反射蹿了起来,挣扎着咬住拖鞋,献宝似的放到主人脚下。

    “……”沐无语凝咽,弯腰抚摸老当益壮的金三胖:“乖!”

    “好了我错了,别再丢东西了,这两天特勤从各种角落掏出来十几个凶器,都是你这些年丢我丢出来的,我都不好跟他们解释。”金辙笑着求饶,“话说你这个毛病将来要改改了,以后家里没有特勤,被狗仔抓住你整天冲我丢东西,我们苦心经营的模范夫夫形象可就全毁了,再说三胖这么老了也该让它歇歇嘛。”

    “怪我咯?”沐趿上拖鞋,瞪着眼睛问。金辙立刻自我检讨:“怎么会,都是我不好,拍马屁拍到马腿,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快跳出来我接着你。”

    “干什么去?”沐换了鞋,加了件外套,站在窗边问他。金辙道:“带你去出散步咩,好不容易闺女不在家,过过二人世界难道不可以吗?”

    好吧,十年规规矩矩的第一伴侣生涯,沐也确实有点腻味了,心一横从窗口跳了出去。金辙稳稳将他接在臂弯,操纵飞翼一个潇洒的低空滑翔,离开了官邸。主卧落地窗重新恢复了存在模式,老迈的秋田犬咬着主人的拖鞋爬回狗窝,静静打起瞌睡来。

    飞翼像大鸟一样滑过军政中心上空,它呃飞碟、机甲都不一样,是高度仿生的杰作,完全模拟鸟类的飞翔姿态,沐窝在金辙怀里俯瞰大地,大片的丛林在视野中掠过,有一种被大鸟抓着在天上飞的感觉,竟有想要呐喊的冲动。

    “噢嗬嗬嗬嗬——”金辙与他心意相通,喉咙里发出粗野原始的吼声。沐被他吓了一跳,紧紧抱住他的脖子,不禁也大笑起来。

    飞翼掠过军政中心,穿过海峡,越过双子城,沐衣着单薄,虽然有金辙的体温保护,仍旧渐渐有些发冷,问:“要去哪儿吃宵夜?”

    “马上就到了!”金辙大声回答他,话音刚落,调整飞翼减速,飞入了一个灯火通明的城市上空。

    约克市?沐看清了下面的地形,有些惊讶:“来这里干什么?这儿有什么好吃的餐厅我不知道吗?”他以前的家就在约克市,只是这些年因为金辙的缘故已经很少来了。

    金辙嘿嘿一笑,却不答话,再次减速下降,以一个流畅的弧度掠过约克市西区,落在一个静谧的小山山顶。

    “干嘛落在这儿?这里是从前的贵族区啊。”沐腿有点麻,在原地跺着脚跳了跳,四下观望,“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儿,哗,真漂亮……”这一区住户并不多,但非富即贵,每一个宅院都大而精致,周围由茂密的原始丛林和花海、湖泊隔开,和市里那些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百层公寓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跟我来,给你个惊喜。”金辙收起飞翼,拉着他的手沿曲折的小径走了不到五分钟,忽见一带粉白的矮墙迤逦圈出一个宣阔的院落,墙上覆着青色的仿古瓦片,古色古香,韵味十足。

    “到了。”金辙拉着沐走到院门前,递给他一把古朴的青铜钥匙,“开门吧。”

    沐莫名其妙,接过钥匙放入锁孔,加密电子锁立刻启动,打开了厚重的原木大门。门内是一座极为精致的中式庭院,亭台楼阁,曲径通幽,池塘里盛开着荷花,锦鲤在水中嬉戏,几只水鸟站在拱桥的扶栏上,单脚,神仙也似,看见有人靠近,傲娇地翻个白眼,转过屁股对着他们。

    “这是……”沐都有些看呆了,这地方与其说是宅院,不如说是城堡,即使在这种土豪扎堆的富人区,也是奢华得惊人。

    “新家。”金辙一脸得瑟地说。

    沐吃惊极了:“新家不是在麦圈区吗?”卸任后金辙还会在国会工作,所以他们的新家就买在军政中心旁边的,这两个月他已经陆陆续续把一些私人用品搬进去了。

    这货不是在梦游吧?这么奢侈的房子他怎么可能买得起?沐四下看看,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金辙依旧是得得瑟瑟的样子:“新家被我卖掉了,又补了一部分积蓄,买下了这个庭院,所以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新家了!”

    “你疯了!?”沐不相信他居然背着自己把新家给卖了!而且就算卖掉新家,想要买下这么牛逼的庭院还得再补九成的钱,他哪来那么多现金?

    难道这货居然是个隐藏的土豪?

    “是家族遗产。”金辙有点不好意思地挠头,“我的积蓄并不多,所以动用了父母留给我们兄弟的存款,唉,以后赚了钱再补上去好了,金轩不会在意的。”

    沐恍然想起他们两兄弟出身世家,几百年来祖先里貌似出过那么几个大商人……于是这货搞不好真是个土豪n代!

    “可是你买这么大的庭院干什么?我们只是三口之家,壮壮马上又要上大学,以后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么大的地方要用来养鬼吗?”沐仍旧无法理解他的做法,抓狂道,“再说你以后要在军政中心工作,就算每天开飞碟上班也要两个小时,你以为你还是二十岁,有体力长年累月这样通勤吗?”

    金辙叹了口气,拉住他的手轻轻抚摸:“别着急别生气,先说说你喜欢这里不?”

    喜欢?当然喜欢了!沐看着水汽氤氲的池塘,宛若仙境般的亭台楼阁,他一直喜欢中式庭院,从小时候就希望能有一个这样的院子了,养养鱼,养养鸟,养养老……可是想是一回事,实际又是一回事,他们还要工作,住这么远根本不现实。

    “我是很喜欢,但我不想住这么远。”沐知道金辙是想让他高兴,可是换房子这么大的事怎么也该跟他商量一下不是吗?“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就做了这么大的决定?”

    “唉……”金辙叹息,伸臂圈住他的肩膀,将他搂在胸前,缓缓道,“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同意我们以后定居约克市的。”

    沐也叹气:“你在军政中心工作,住这里不方便,你已经不是年轻人了,又有这么多旧伤……”

    “嘘。”金辙用嘴唇阻止他说话,低声道,“我都知道了,赛亚娜老师请你接替她职位的事情。”

    沐一愣。金辙接着道,“你跟着我已经有十年了,这十年里你放弃了自己的专业,放下了自己的理想,默默站在我的身后……我每每想到都会觉得愧疚,我太自私了,无法忍受你离开我在另一个地方工作,不单单是因为异能者和向导的羁绊,更因为我对你的爱,我的占有欲。”

    “别这么说。”沐心中微微发涩,打断他的话,“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并不是因为你对我的禁锢。再说我们的理想本来就殊途同归,或者说我的理想其实是你的一部分,不是吗?”

    “那不一样。”金辙难得严肃地否定了他的话,“你是联邦最出色的医生,最受人尊敬的科学家,是我的事业阻止了你前进的脚步,把你圈在我的身边。”他无比疼惜地摸了摸沐柔软的头发,道,“以前的我别无选择,远航军坐大,人类面临着分裂和战争,我背负着老总统留给我的责任,背负着军部对我的信任,即使要牺牲你的事业,也必须要走下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战争结束了,远航军分化瓦解,重新回到了联邦掌控之下,向导保护法改革走上正轨,而且我也卸任了。”

    金辙温热的右手抚着沐的脸,眼神在夜色中柔和如水:“该是我站在你身后的时候了,沐,我已经辞去了国会的职务,从今天起,我愿意做你的坚强后盾,支持你的事业。”

    沐不置信地看着他的眼睛,想要像平时一样在其中找出点开玩笑的影子来,但金辙此刻的眼神如此坚毅,如此认真,完全不像是在说笑。

    “我跟赛亚娜老师说我会说服你。”金辙微笑道,“事实上我已经替你接受了她的邀请,你的聘用书就在我的个人智脑里,我答应她今晚无论如何会让你签约。”

    沐沉默,赛亚娜老师在一周前曾经找过他,请他接任她在圣马丁中心的职位——赛亚娜的年纪已经太大了,无法再胜任中心繁重的管理工作,聘期到期后她决定向董事会推荐新的人选。

    沐无疑是最合适的继任者,他是业界首屈一指的科学家,又辅佐总统管理联邦近十年,论技术论人脉,都是无可挑剔。

    对于这个邀请,沐不是没有动过心的,赛亚娜是他的老师,也是他的养母,他熟悉她的工作方式,认同她的价值观,他不想她一生的事业因为找不到合适的继承者而走上下坡路。

    但金辙今年才刚刚卸任,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将面临极大的落差和挑战,一旦他接受了赛亚娜的邀请,必然意味着要分出大部分精力在圣马丁中心,无法全身心地照顾金辙,帮他度过这个转折期。

    如果晚两年,哪怕是一年,他都会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但赛亚娜的任期恰好是今年到期,中心不可能先请一个人临时管着这么要紧的部门,给他腾出一两年的时间缓冲。

    所以最后沐拒绝了赛亚娜的邀请,诚然他也想继续自己的事业,但他无法在这个节骨眼上抛下金辙,让他一个人面对卸任后的困境。

    “你生气了吗?”金辙发现沐的脸色有些阴郁,摸了摸他的脸,“别怪我先斩后奏,实在是被你撞墙撞怕了,这么大的事情,怕是我一张口就被你喷回去,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先自己辞职再说。”讨好地亲了亲他额头,道,“你也别生我的气了,你看我现在都失业了,所有的钱都给你买了房子,你要再生气,我就要跳河了。”

    沐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又是感动,又是难过,半天哑声道:“你为我付出了太多,我不想你再为我放弃事业,我愿意站在你的身后,帮助你,照顾你,不仅仅因为我是你的向导,更因为我爱你。”他忍不住紧紧抱住金辙的腰,“我想用自己剩下的生命和你好好地过,像普通人那样……金辙,我们错过的太多了。”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金辙眼睛有些湿润,机械臂安抚地摸他的脊背,“我从没觉得自己付出了什么,我这辈子最走运就是遇上了你。”

    顿了顿,又微笑起来:“你也别觉得内疚,这件事对我也是有好处的。一个退休的总统,呆在国会怪别扭的,再说军政两界我这么多年都呆腻了,正想换个环境发展事业。圣马丁中心近年来一直致力于高维干涉医学,你接任了赛亚娜的职务,就算是这个领域的第一人了,我把宝押在你身上,比押在国会那边有价值多了。”

    沐明明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听他这样牵强附会地找借口,又是感动又是好笑。金辙絮絮叨叨接着说:“我也不是没私心的,等你当上了主任,我打算通过你给中心注资,进入他们的董事会,以后呢,你就算是给我打工了。我已经跟我的信托基金经理谈过这件事,两年之内把七成以上的家族资产都套现,投入到你那边去,他对我的计划很赞同,已经在着手回笼资金了呢。”

    “你……很有钱吗?”沐对金辙的身家十分好奇,虽然在政界金辙一向威武霸气,看谁不顺眼就“天凉王破”,但那是基于他深厚的政治背景,现在改行到商界,他又凭什么这么牛逼?

    难道这座八位数起价的庭院只是他家族资产的冰山一角?

    “是的啊。”金辙得意地点头,“虽然我这个人很低调,但其实我还蛮有钱的。金家在陈福记有很大一笔股份,在仙琴座矿区、士狼座能源区都有产业……金轩的那一份在他结婚以后我本来想还给他,他不要,说数不清,就全部委托给我了。所以现在我们两家的钱全部加起来,全款买下圣马丁中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他们的董事会是不会允许的,所以我只是想通过你注一部分的资。”

    “……”沐到今天才知道自己娶了个真·土豪,震撼过后艰难地问,“你到底有多少钱?”

    金辙伸出机械手数了半天,头上滴下一滴冷汗:“好像我也数不清,改天让理财顾问告诉你吧。”

    “……”沐实在不知道这兄弟俩的博士是怎么毕业的,怎么一个两个都不会数钱!

    “好了不说了,你手好凉,我们进去看看房子吧,卧室我已经收拾好了,我们今晚可以住在这里。”金辙抓着沐的双手哈了哈气,弯腰,“来我背你进去。”

    “我好好的干嘛要你背?”

    “想背你嘛。”金辙用屁股推了推沐的肚子,“来来让我背,背你进洞房,这可是咱俩第一次进自己家门呢,以前总统官邸不算,那是公家的产业。”

    沐没有办法,趴在他背上,金辙背起老婆穿过拱桥,惊动了冷艳高贵的水鸟,翻着白眼振翅而飞,扑棱棱扬起满天白羽。桥下红色锦鲤却不怕人,追着他们的影子一路跟随,搅散了一池银波。

    “这房子主卧可大了,有一架雕花拔步床,挂上帐子跟大帐篷似的,里面还有很多有爱的工具,丝带皮鞭蜡烛……还有架子什么的,嘿嘿,我们今晚试试捆绑好不好?”

    “谁绑谁?”

    “……你绑我。”金辙不情不愿地回答,话说卸任后的总统貌似没有什么威信了呢……唉,夫纲不振啊!

    不过他的夫纲好像从来没有振过的样子。

    算啦,家里有一个人的夫纲振一振就可以啦,人生不能要求太多,太完美会遭报应哒!

    作者有话要说:qaq

    主cp的番外还没写……感冒了鼻涕流了一桌子……头好疼……

    明天回老家,晚上接着写去~

章节目录

全职医生[未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绝世猫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世猫痞并收藏 全职医生[未来]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