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

    飞船已经在近地轨道停留近三个小时了。

    巫承赫透过舷窗看着外面广袤的宇宙,蓝色行星正绕着巨大的黄矮星缓慢旋转,略显浑浊的大气层内盘旋着浅黄色的云层,地面上红斑若隐若现。

    “探针回来了。”金轩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后,双手搭在他肩上,“情报显示一小时后穿梭机可以落地。”

    “噢。”巫承赫轻声应道,心里说不清是期待还是忐忑,念念不忘的母星就在窗外,虽然远隔一千多年,早已不复当年纯净瑰美的颜色,但仍旧对他这个飘荡的幽魂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怎么了?”金轩注意到他眼神有点不对,担心地问,“如果不想下去,我们沿赤道飞一圈看看就算了,母星的环境破坏太严重,我怕你感情上受不了。”

    “哦,不。”巫承赫振作了一下,“我只是有点……近乡情怯吧,你懂的,给我点时间,让我再静一静。”

    “好吧。”金轩揉了揉他的头发,将观测舱留给他一个人,“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半小时后来餐厅好吗?”

    “好的。”

    观测舱恢复安静,巫承赫坐在工作椅上,调整观测仪透过云层寻找合适的介入点。回到地球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对金轩来说,那个遥远的千疮百孔的星球只不过是教科书中一行简单的介绍,但对于他来说,却承载着对故乡,对亲人的所有记忆。

    “我回来了。”

    两小时后,全地形穿梭机穿过大气层飞向地球。机舱里,全息屏实时显示着探针群发回的监测结果:亚欧大陆仍旧不适宜人类生存,尤其是东亚片区,土壤沙漠化,植物大面积枯死,地表弥漫生化毒气,动物踪迹罕至……九百多年了,地球仍然未能消化掉人类当年遗留下来的一切。

    金轩控制穿梭机在平流层改变航道,渐渐转为与地面平行飞行,而后以一个圆滑的切线缓缓穿过对流层,悬停在离地面五公里的高度。

    西北荒漠出现在眼前,透过前窗,巫承赫看到大片的黄沙在视野中绵延,空气昏黄污浊,夹杂着细碎的沙砾,狂风卷过,枯黄的骆驼草在沙地上翻滚。目力可及的远方,是长城的轮廓,嘉峪关高耸的城楼像亘古的图腾,在旷远的天地间留下一抹荒凉的剪影。

    “那道墙就是长城吗?”金轩问。

    “是的,明长城最西端的起点。”巫承赫回答,记忆中雄伟的关隘已是断壁残垣,烽火台伫立在风化的页岩基石上,仿佛悬崖上的鸟巢一般岌岌可危。

    “真是伟大。”金轩赞道,与巫承赫不同,他对这个星球没什么归属感,完全是以旅行者的心态欣赏远古遗迹而已,“探针显示东南方有一个大规模城市遗迹,要不要过去看看?”

    巫承赫打开探针传回的地形图,见金轩所说的遗迹貌似就建立在以前酒泉的旧址上,便道:“好。”

    穿梭机掠过荒漠,不久便到达城市遗迹上空。这里一片荒凉,看不到人或动物的踪迹,流动的黄沙覆盖着曾经繁华的街市,坍塌的建筑物千疮百孔,只有市中心一座空旷的广场还算完整,废旧的喷泉望天。

    金轩操纵穿梭机降落在广场中心的空地上,道:“我下去看看,你在机舱里等我。”

    “一起去吧。”巫承赫解开安全带,想想马上就将踏上母星的土地,心中颇有些兴奋。

    金轩没有再反对,给他扣上防护服的呼吸器,又将一把射线枪佩在他腰带上,道:“别离我太远,这里被病毒侵蚀几百年,也许会有变异物种出现。”

    “嗯,我会小心的。”巫承赫早已习惯他的保护,乖乖点头,跟他下了穿梭机。

    时隔千年再次踏上地球,巫承赫有种奇异的战栗感,防护服显示外界温度零上五度,紫外线弱,空气中有少量刺激性气体、轻微辐射,以及尚未彻底降解的生化病毒,不适宜普通人类生存。

    “好呛。”金轩抽了抽鼻子,深深皱眉,他没有戴呼吸器,对异能者来说这样的大气环境完全不造成困扰,最多刺激刺激鼻腔粘膜。

    “这里好像不是普通的城市,是航天城。”巫承赫四下观望,发现广场上的雕塑和喷泉都和航天有关,星球、飞船、战舰……一个巨大的纪念碑立在广场正中央,虽然历尽风霜,表面仍旧平坦光滑。

    “不,这不是航天城,是亚欧太空基地遗址。”金轩通过探针扫描的地面特征与个人智脑中保存的资料比对,道,“九百年前人类建造的‘方舟’,有两艘就是从这里组装和升空的,这座城市是当年的三大太空基地之一。”

    原来酒泉被扩建成方舟基地了,果然这种大项目还是中国人最靠谱……巫承赫颇有点自豪,走到纪念碑前,隔着手套在上面摸了摸,触动右下角一个按钮,一阵流光在光滑的表面蹿过,很快上面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全息文字。

    如金轩所说,这里果然是九百年前的太空基地之一,当年人类就是在这里把属于亚欧两洲的“方舟”送上了太空。之后这里的环境急剧恶化,病毒肆虐愈演愈烈,于是健康的市民被转移到了东部的“安全区”,只留下感染者在这里等死。

    这块碑与其说是纪念碑,不如说是这个城市的墓志铭,可以想见,“方舟”离开,生化狂潮爆发,这里的人们,尤其是那些被遗弃的感染者,是多么绝望……巫承赫的视线渐渐挪到纪念碑最下方,忽然被一段貌似后来加上去的文字吸引了,冲金轩喊道:“嘿,你过来,看看这个。”

    “什么?”金轩正在用个人智脑各种自恋地自拍,听到他的话漫步走了过来。巫承赫一目十行地扫完那段文字,震惊之情简直无以言表:“这上面说当年从这里升空的方舟不止两艘,他们还送了另外一批人上天!”

    “不可能吧?”金轩十分诧异,“当年六艘方舟先后到达敦克尔星球,组建联邦,没听说有更多的方舟跟过来……”

    “不,不是那六艘方舟中任何一艘,是完全不同的另一批人,一些幸存的感染者!”巫承赫指着纪念碑底端的文字给他看,“看看这儿,这是他们离开之前记录下来的文字。”

    原来,在“方舟”升空,幸存者撤往“安全区”以后,这座城市被彻底封锁。为了防止病毒扩散,威胁到“安全区”的生存,军方决定对整座城市进行毁灭性轰炸。

    席卷一切的大爆炸,然后是历时一周的辐射清洗,严酷的打击几乎让整个城市成为不毛之地。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一小批感染者竟然幸运地生存了下来——有人在大爆炸开始之前就预料到了即将到来的厄运,于是带着一些感染病毒但尚未发作的“携带者”躲进了太空基地一个秘密的地下掩体中。

    在辐射清洗之后,这些幸存的人们回到地面,寻找新的生机,不知道是因为辐射引起的基因变化,还是本身的免疫机能突变,他们没有像其他感染者那样迅速发病,成为失去理智成为丧尸,竟然就这么半死不活地存活了下来。

    城市已经毁灭,安全区不可能收留他们,离开废墟只能死路一条,这批人自动自发地组成了一个集体,推选了新的市长,在市长的带领下苟延残喘。

    没有食物,没有药品,甚至没有干净的水源……漫长而痛苦的地下生活让所有人都生不如死,最终一位参加过“方舟计划”的工程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利用太空基地仓库里一艘小型方舟样机飞出地球,寻找出路。

    样机只有正版方舟二十分之一大小,是早期的试验品,早就被废弃了,别说飞出地球,连升空都异常困难,但人在绝境之中往往能产生可怕的创造力,几个月以后,他们居然真的成功了。

    “他们乘坐样机离开了地球,在木星采氢、给养,然后飞出太阳系。”巫承赫看着纪念碑喃喃道,“太神奇了,三万四千多名感染者,居然依靠一台废置的样机就这样离开了这座死城!”

    “可是我们没得到过他们任何的信息。”金轩眉头紧蹙,“他们到底飞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到达我们的星系?难道他们设置的目的地和联合国当初确定的不一样?”

    “也许他们根本没能飞出太阳系,或者在别的什么地方就机毁人亡了——毕竟他们乘坐的是样机,计划也很仓促。”巫承赫分析道,“而且就算他们成功了,安全上路,也不可能朝着方舟的方向飞,他们是感染者,在地球上的时候就遭受遗弃和灭绝,如果和方舟会和,等待他们的很可能是新一轮的毁灭性打击。”

    “你说得有道理。”金轩赞同地点头。巫承赫顿了一下,肯定地道:“样机是他们唯一的生机,他们不可能飞向人类原先确定的目的地,那是自寻死路。”

    “所以说在宇宙的某个地方,很可能还生存着一批人类的后裔?”金轩若有所思地道。

    “我想是这样。”巫承赫感叹地道,“人类的潜力太强大,甚至连人类自己都无法预料。”

    “是啊……也许我们将来会遇上他们,或者他们会找到敦克尔联邦也说不定。这个情报很重要,回去以后要报给联邦。”金轩说着,点了点纪念碑上的按钮,文字消失了,表面又恢复了平滑空白的状态。他打开探针的扫描图看了看,道,“这座城市没有人类了,只有一些变异的沙鼠和低等动物……想不想去他们生存过的地下掩体看看?”

    “算了吧。”巫承赫不知为何对这个苍凉的废墟有些心理不适,虽然这里是人类飞向太空的起源地,但同时也是同类的不祥之地。

    金轩与他意识想通,安慰地摸了摸他的头,道:“天快黑了,要去其他大洲再转转吗?还是回飞船休息?”

    巫承赫站在空阔的广场上四下看看,无声叹息,虽然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建设,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地球,但真的身临其境,亲眼目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就这么离开吗?巫承赫仰头望天,看着厚重的云层,暗淡的阳光,到底心有不足,道:“再找找好吗?也许还有其他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毕竟这么多年了,可能有些地方病毒已经彻底降解。”

    金轩理解他的心情,道:“低温地区大概情况好一些,我已经往南北两极放了探针,信息传回来还需要一点时间,我们回穿梭机等吧,外面环境太糟糕了。”

    两人回到穿梭机,巫承赫情绪低落,窝在座椅上沉默不语。金轩心疼他难受,指使自己的狮子爬过去卖萌,用大头蹭老婆的小腿,又将伊卡鲁幻色蛱召唤出来各种讨好。

    巫承赫被大金毛磨得没脾气,瞪金轩:“你就不能管管它吗?”

    “它俩现在都归你管。”金轩嘿嘿一笑,将自己的椅子并到巫承赫旁边,揽着他的肩膀摸头,“别难过啦,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何苦为古人担忧?”

    “我也是古人。”

    “你是我的内人。”金轩摸不够,索性将他抱过来放在自己大腿上,圈在怀里嗅来嗅去,“怎么这么好闻,你之前喝牛奶洒衣服上了?”

    巫承赫受不了他这狗一样的德行,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扯开:“你给我起开!谁是你的‘内人’?我这叫‘外子’好吗……别闻了我根本就没有喝牛奶,上将阁下你给我放尊重点!”

    “现在是私人时间,我不需要你的尊重。”金轩抖抖脑袋弹开“外子”大人的手,道,“话说我们不是在度蜜月吗?度蜜月不就是应该这样随时随地毛手毛脚表达爱意的吗?”

    “结婚都二十周年了谁还跟你度蜜月?”巫承赫扒开他的胳膊试图坐回自己的位子。金轩眼疾手快,没等他屁股沾着椅子,长臂一伸又将他抱了过来:“你跑什么,好不容易摆脱儿子下属狗什么的,二人世界有必要这么绷着吗?你才多大为毛比你大舅还装逼?”

    “我比你实际上还大四岁呢,杀马特你放过我吧!”巫承赫被他圈在大腿上压根摆脱不了,像搁浅的鱼一样蹦跶。金轩抱着他的腰不放,轻易就把他压制了:“生理年龄我比你大七岁……好吧就算你比我大好了,年下也很萌不是吗?”

    “年下你爸爸!”巫承赫忍无可忍地爆粗口,“萌你大爷!”

    “你知道吗,我有个先祖特别喜欢爆粗口,尤其是上床的时候,我一直特别羡慕他老公。”金轩向往地眯眼睛,“你保持一下,最好能保持这种状态到今晚,我一定能性致盎然一日千里……”

    巫承赫停止挣扎,满头黑线睥睨着不靠谱的上将大人:“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有心理疾病了?抖m是一种病你知道吗?”

    “你要向军部揭发我吗?要把我送进非正常异能者研究中心吗?”金轩无耻奸笑,“你是我的全职军医,负责我的心理调适,我欲求不满你有义务满足我安慰我,你不能干领薪水不干事啊准将阁下!”顿了顿道,“趁着探针还没回来,车震来一发?”

    “……”巫承赫看了他半天,气馁道:“你没救了。”

    金轩最喜欢他这种放弃挣扎听天由命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着揉他的头发。巫承赫反扑过去将他的脑袋揉成鸟窝,也跟着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感觉之前心里那点郁闷渐渐烟消云散,看着前窗外血红的落日,绵延的黄沙,忽然豁然开朗——人类在九百年前飞出了太阳系,今时今日,过度缅怀母星没有任何意义,一切,都应该往前看。

    【这样想就对了嘛】金轩通过意识通感对他说,得意地眨了眨眼。巫承赫知道他之前装疯卖傻都是为了逗自己开心,回他一个短暂的吻【谢谢】

    几分钟后,发往两极的探针发回了探测结果,不出金轩所料,低温区域有一些地方环境已经恢复,尤其是北纬五十度以上,北极圈附近,甚至有很多动物活动的痕迹。

    “去阿拉斯加怎么样,那里看上去还不错。”金轩在全息地图上漫无目的地乱翻,“阿留申群岛,环太平洋火山带……噢,费尔班克斯怎么样?极光之都,探针显示那里的病毒已经完全降解,大气情况很好。”

    阿拉斯加吗?巫承赫随着他的手指在地图上扫过北美大陆,想到那里的温泉、雪山、冰原……渐渐也来了兴致:“好啊,现在是初冬,费尔班克斯昼短夜长,去那儿也许能看到北极光。”

    “就这么定了!”金轩关闭地图,启动引擎,“系好安全带,我们出发!”

    穿梭机迎着烈风向东疾飞,越过太平洋,飞入白令海峡,不久便到达北美大陆。金轩将速度降了下来,寻找合适的着陆点,巫承赫则作为副驾驶为他导航。

    “前面就是费尔班克斯城。”巫承赫对照地图告诉他,“探针显示城内损毁严重,我们可以沿切纳河找一个平坦的地方落地。白天这里刚刚下过一场大雪,地面温度低于零下二十度。”

    “嚯,真够冷的。”金轩驾驶穿梭机越过费尔班克斯城区,在一处宽阔的河岸降落,前灯将整个河谷照得雪亮,引擎喷出的气流卷起积雪,纷纷扬扬撒了满天。飞雪落尽,一眼望不到边的河谷出现在面前,河面上了冻,冰面厚度超过三十公分,上面覆盖着厚厚的积雪。

    “下去走走?”金轩莫名喜欢这个冰封雪盖的地方,跃跃欲试地搓搓手,“地图显示从这里沿河谷走几公里有座山,山顶的雪原是观测极光的上佳位置。”

    巫承赫测了一下外面的温度,零下二十三度,虽然身处恒温的机舱,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么冷,不能开穿梭机上去吗?”

    “可是我们不是来周年旅行的吗?一直开着穿梭机算怎么回事?”金轩努力煽动老婆,“好不容易来一趟母星,也该享受一下大自然嘛,话说找到个适宜室外活动的地方可不容易呢。”

    巫承赫想想也是,回地球这种事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一回了,一咬牙道:“好吧,走!”

    “等等。”金轩不知道从哪里拖出个箱子,打开,取出一领厚重的皮裘递给他,“外面冷,穿上这个。”

    “你搞什么?我有保温服不穿干嘛穿这种东西?”巫承赫拿着夸张的裘皮大衣满头黑线,这玩意大概是早年杀马特先生的舞台装,人造毛华丽闪亮,款式时髦到闪瞎狗眼。

    “入乡随俗嘛,在母星的雪原上行走,不该穿点皮裘应景吗?”金轩二话不说给他披上,华丽丽的风帽往他头上一兜,满意地点头,“好极了,帅萌帅萌的……保温服没有头套,这样就不会冻坏耳朵了呢。”

    他使用了轻微的臣服性,巫承赫无法违抗他的要求,为了这点屁事又不好用思维触手戳他,叹气,妥协地裹着皮裘走向机舱门:“我总有一天会忍不住亲手掐死你。”

    金轩哈哈大笑,披上同款情侣毛绒装跟他下了穿梭机。

    外面果然冷得要命,北风迎面吹来,巫承赫顿时觉得杀马特皮裘也没什么不好——保温服虽然是恒温的,但在这种低温环境里显然厚重的毛绒大衣更能在心理上给人安全感。

    漆黑的夜,只有一盏暖黄色的悬浮灯在前面照路,巫承赫与金轩并肩走在冰雪覆盖的河面上,朔风迎面吹来,带着细碎的冰渣,靴子踩着积雪,发出涩涩的咯吱声。

    “我们现在是一对爱斯基摩捕鲸人夫夫。”金轩闲的蛋疼又开始出幺蛾子,一边走一边用他那经过专业训练的,低沉磁性的男中音给老婆播讲纪录片,“冬天到了,为了养活三个嗷嗷待哺的儿子,我们必须在极夜来临之前储备足够过冬的粮食和肉……父爱如山,当爹真是不容易啊。”感叹地摇了摇头,看向巫承赫:“来吧,我们玩故事接龙好吗?”

    真是无聊到了一种境界……巫承赫无力吐槽,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就捧个场好了:“好吧。”想了想道:“天还没亮,我们就出发了,今天我们将要捕猎一条成年的鲸鱼,这种巨大的哺乳动物整个夏天都游荡在温暖的北冰洋,汲取海水和阳光的力量,为过冬积攒厚厚的脂肪。现在,它即将成为上天免费的馈赠,为我们和我们的儿子提供丰美的肉和油脂,以及整个冬天欢乐的家庭时光。”

    “哈!不错嘛,文辞优美,从前那些干巴巴连个形容词都没有的季度报告真是你写的吗?”金轩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话说这故事应该叫什么名字?”

    “‘舌尖上的爱斯基摩’。”巫承赫面无表情地说。

    “嗯哼,不错。”金轩挑了挑眉毛,刚要继续,瞳孔忽然一缩,猛地回头,人还没动,巴巴里狮子已经像闪电一样沿着冰原狂奔而去。

    “噢,真是意外的惊喜,我们好像多了几个粉丝。”透过狮子的眼睛,金轩看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那应该是几只大型动物,北极熊或者野狼之类,“他们一定饿惨了,闻到你身上的甜味就跟了过来。”

    “我说了我根本就没有喝牛奶我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巫承赫白他一眼,顺手取下腰带上的射线枪。但金轩马上按住了他的手:“别开枪,不要伤着它们,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找几个追随者可不容易。”

    好吧,以他野兽一般的战斗力对付几只大型动物应该用不着武器,巫承赫收起射线枪:“不管你想干什么,都给我小心点。”

    话音未落,金轩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只在暗淡的灯光下留下一道残影。几乎同一时刻,远方三四百米远处忽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哀嚎,接着是一阵嘈杂的狼嗥。

    现在巫承赫基本确定那是一群饥饿的内陆狼,他能感觉到它们对鲜肉和热血的渴望,残忍的杀气,以及被强者制服时内心的恐惧与膜拜——无论对于敌人还是对于野兽,金轩都有着与生俱来的强大的威慑力。

    臣服于这样的异能者,让人感觉安全又自豪。巫承赫咬着手指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哨,好像猎人夸奖自己能干的猎犬。哨声过后不久,金轩像个真正的爱斯基摩人一样披着皮裘带着狮子走了回来,在他的身后,畏畏缩缩跟着十来头体型庞大的内陆狼,黑褐相间的毛皮上沾满脏污的雪屑,冰绿色的狼眼小心翼翼逡巡着征服者的背影,却完全不敢直视。

    “你想干什么?”巫承赫扬声问,“为什么把狼群带过来?”

    “临时征用几个跟班。”金轩笑着回答,“这里离极光观测点还有很远,还得爬一座山,我怕你坚持不到那里,所以打算给你弄个代步工具。”

    “哈!你想让我骑着狼上山吗?”

    “怎么会!有点想象力行吗?”金轩走近了,摊手耸肩,“我说了入乡随俗,弄个狗拉雪橇给你坐咯,多浪漫。”

    狼拉雪橇也是醉了……巫承赫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想象力远远比不上杀马特。那边厢金轩已经在招呼他的新跟班向一把手阁下行礼了——他口中发出低沉威严的唬声,迫使可怜的内陆狼小组趴在巫承赫脚下,前爪伏地竖起尾巴,像狗一样摇个不停。

    “够了。”巫承赫后退一步,摆摆手,“它们要被你吓尿了。”

    金轩像狮子一样低吼一声,群狼立刻踩着盛装舞步排成两排,立正敬礼。

    一刻钟后,简易版狼拉雪橇上路了,巫承赫盘腿坐在粗树枝扎成的宽大的平板上,金轩站在他身后,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口中发出原始的野兽一般的嚎叫,赶着十几头巨大的内陆狼在切纳河的冰面上狂奔。

    “嗷嗬嗬嗬嗬——”金轩粗声大喊,狼群自然而然发出悠长的狼嗥相合:“嗷呜——”

    悬浮灯在前方散发着温和的暖光,巨大的月亮像银盘一样挂在天上,星光熠熠,朗月银辉,四周的雪山传来绵绵不断的回声。巫承赫只觉烈风在耳畔刮过,脸都几乎被冻得麻了,心中却不由豪气渐生,手中藤条猛地甩个响鞭,大喊一声:“驾!”

    “哈哈哈哈!”金轩朗声大笑,差点吓趴了狼群。

    内陆狼耐力极好,整整一个小时没有休息,速度却丝毫不减,凌晨时分终于将两名临时主人拉上了山顶。

    时值初冬,费尔班克斯接近极夜区,每天太阳出来的时刻不过三五个小时,凌晨五点,依旧如午夜一般。金轩呼停了狼群,解下简易雪橇,却没有解开它们身上的绳索,只命令它们俯趴在原地休息。

    巫承赫坐得腿有点麻,在雪地上来回跺了跺脚,揉着脸道:“好冷……天气倒是不错,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极光。”

    “可以的吧,这里可是极光之都,据说一年二百六十多天都能看到极光,我们不会那么背,恰好遇上看不到的那几十天吧。”金轩说着,抬头仰望天空,深深吸气,“空气真好,我们算是找对地方了,来吧,享受一下母星最后的宜居地。”

    “会越来越好的。”巫承赫叹了口气,道,“大自然会慢慢消化掉人类留下的一切,清洁大气,净化土壤……说不定再过几千年,又会有新的人类出现,或者不是人类,而是其他什么智慧生物。”

    “反正不会是内陆狼。”金轩笑着说,打个呼哨,野狼小组立刻屁颠屁颠跑了过来,在他脚边匍匐成一行。

    巫承赫给驯兽员先生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

    “过来,你看上去有点冻着了,到我怀里暖一暖,我们也许还要等很久。”金轩敞开自己的皮裘,将巫承赫捂进怀里,用手掌心暖他的脸,又用自己温暖的鼻头蹭他的鼻尖。巫承赫身上穿着保温服和皮裘,脸却一直露在外面,脸颊和鼻尖被冻得通红,耳垂也泛着粉色。

    “冷吗?”金轩低声问他,不等回答便吻上他的唇瓣,舌头伸进去舔他的牙齿,用温暖的唾液濡湿他冰凉的舌尖,“这样好点吗?”

    “唔……”巫承赫被他吻得眼神迷惘,模糊地回应他,“再来一点。”

    “好。”金轩捧住他的下颌,深入地吻他,为他微冷的口腔提供更多的热量,将自己源源不断的热气送进他的喉咙,抚慰他亟需温暖的身体。

    巫承赫鼻腔里发出轻微的哼声,在皮裘内环住他的身体,双手在毛皮和保温服之间逡巡,索取更多的热量,然后将自己的身体贴上去,胸膛挨着胸膛,与他紧紧拥抱在一起。

    母星的星空下,他们紧密相拥,高大的雪松被微风吹拂,发出哗哗的声响,树冠的积雪洒下点点雪沫,纷纷扬扬飘落下来,散落在他们身上、雪地上,以及狼群的皮毛上……白色的水汽在他们唇齿之间氤氲,随着情潮涌动,愈发浓重,巫承赫乌黑的瞳孔微微变化,成为不规则的椭圆形,却不像攻击态那样窄细紧缩,而是迷蒙的,好像蒙着一层雾,那是向导情|欲被挑起的前奏,几分钟内,他就会散发出浓郁的信息素。

    “我想要你。”金轩像大型猫科动物一样在他颊边耳侧逡巡,舌头舔他的耳垂,他的下巴,粗糙的味蕾摩擦他泛着水光的嘴唇。

    “可是我们不是要等着看极光吗?”

    “我们可以边做边等,一直做到它出现。”金轩微笑着蛊惑他,“说不定我的虔诚感动了天,极光很快就出现了。”

    “‘一直做’也算是虔诚吗?”

    “活塞运动比念经祈祷什么的总要费力一些,我的诚心天他老人家大约都知道。”金轩一本正经说着下流话,继续用舌尖和手指挑逗他,“今天是我们结婚二十周年,正日子呢。你还记得吗?二十年前的今天,加百列外环的重力教室里,你跟我说‘金轩,我们在一起吧’,直到今天我想起那一刻还会战栗。”说着拉起巫承赫的手伸进自己保温服衣领,让他摸自己身上细碎的惊栗,而后挪下去……“感觉到了吗?它也想要你。”

    巫承赫摸到他紧绷的皮肤上细小的浮点,感觉那粗糙的手感像细砂纸一样直接摩擦到了自己心底某个最敏感的地方,让人浑身发痒。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当他听到他的声音,触到他的身体,还会像第一次的时候那样激动,那样贪婪,那样满足……

    “零下二十七度了。”巫承赫摸到他火热之处,微微吸气,语声低沉调笑,“你确定你在露天环境下还能……嗯?”

    “你在质疑我作为丈夫的体能吗?”金轩咬他的嘴角,“你可以试试看,试一整晚。”

    “费尔班克斯现在可是接近极夜的状态。”巫承赫挑衅地捏他,“夜晚将持续二十个小时,你确定你能持续一整晚?”

    “嗯哼,货真价实,童叟无欺。”金轩挺了挺腰,“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让你验货了。”

    “还好我们不在北极圈,要不然你得坚持勃|起整个冬天。”巫承赫低声嘲讽,微垂的眼角流露出一丝难得的邪气,“那样的话恐怕你每天吃鲸鱼肉没用呢,捕鲸人先生。”

    平时越是腼腆正经模样,这种时候的他就越是诱人,金轩嗅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早已无法自已,剥下他的皮裘随手扔在狼群旁边,猛地将他打横抱起丢在上面:“吃你就够了,鲸有什么好吃!”

    保温服被打开,皮肤裸|露在寒冷的空气中,巫承赫立刻打了个冷战,零下二十七度,比想象的还要冷。还好金轩马上覆了上来,滚烫的皮肤贴在他身上,给他温暖:“冷吗?”

    “很冷。”巫承赫看到自己呼出的热气飘在嘴边,久久不散,鼻尖因此泛起阵阵潮气,“我现在相信你真的能一整晚了,冻都冻硬了不是吗?”

    金轩“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才不是!你在造谣诋毁本上将的一世英名!”拉着他的手往下,“是冻硬的吗?你倒是摸摸看,别说零下二十七度,就是零下一百二十七度我也不在话下!”

    巫承赫低低地笑了起来,胸腔发出阵阵闷响。金轩顿了一下,也跟着笑了,道:“好吧,那时候大概真是被冻硬的。”

    两人对视,同时大笑起来。狼群被他们的笑声惊动,纷纷抬头看向他们,头狼尖尖的耳朵抖了抖,冰绿色的眼睛露出困惑的表情,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咕噜声。金轩被这声音提醒,心中一动,低声而悠长地“唬——”了一声,狼群收到命令,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围拢过来,渐渐把他们围成一圈,正好将裘皮铺就的“大床”围在中间。

    “这样好多了。”金轩大手拂开巫承赫额头的短发,吻他的眉心,他的眼睛,“很温暖。”

    “嗯。”巫承赫回应他,“你们这些野生大型犬科动物,都很温暖。”

    “……我是猫科的。”

    “……幸会,我是蛱蝶科。”

    “你好男神蝶先生。”

    “你好大黄猫阁下。”

    温暖的狼窝里传来低声的暧昧的笑声,而后是压抑的呻|吟和纷乱的喘息。氤氲的热气中,某大型猫科动物顶着某蛱蝶科昆虫穿过狼群走了出来,在雪原上漫无目的地逡巡了一会,鼻翼抽动,像是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味道。

    【是温泉呢】巴巴里狮子高兴地甩了甩尾巴。橙红色蝴蝶在它脑袋上扑扇了一下,发出女王的命令【去温泉!】

    【要叫上主人吗】厚道的狮子回头看看狼窝【温泉可比狼窝暖和多了】

    【他们才不在乎呢】蝴蝶不屑地回答【对于种马来说零下一百二十七度都不是问题,何况他们还有新宠物】

    【是哦】狮子闷闷地说,虽然能够摆脱主人二人世界一下挺新鲜,但最亲密的位置被土狼占领了还是略有点糟心。

    【走走走,畏畏缩缩像个娘们!】蝴蝶不耐烦地催促。狮子抖了抖耳朵,乖乖驮着自己暴脾气的精神伴侣往散发着硫磺气味的山洼走去……等等我们的属性为什么有点错位的感觉,请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哦我确实不是人,我是高维猫科动物……狮子惆怅地自嘲。

    ……

    一带幽暗的绿色忽然从北方的天际线隐隐闪了出来,越来越宽,越来越亮。渐渐地,更多的光带从天边出现,黄绿色、黄色、橙色,然后是朝阳般的亮红。每一道色彩都像水彩笔在上好的画纸上晕染开一般,流畅地融合渐变,毫无凝涩之感,浑然天成,鬼斧神工。

    “看,极光!”巫承赫躺在金轩怀里,胸前搭着卷起的皮裘一角,双足则窝在头狼柔软的肚皮底下。

    “噢,真的是极光。”金轩蜷起手臂环着他的身体,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大手抚摸他微潮的鬓角,“真美啊……”

    “是啊,真美。”巫承赫慵懒地眯着眼睛,看着高阔的天穹上舒展卷曲的极光带,通透的黑眸倒映出变幻的光影。金轩吻他的额角,幽深的眼神注视天空,思绪却像是穿过了极光,看到了不知名的远方。

    “在想什么?”巫承赫的大脑还停留在高|潮的眩晕中,无力深究他的思绪,漫声问道。

    “在想家,想孩子们。”金轩低声说着,手指无意识得拨弄他的耳垂,“在想芝罘链星云,还有星墓……很像不是吗?”

    “是的,很像。”巫承赫说,“据说当时星墓的设计就是借鉴了极光。”

    金轩沉默地看着北方天空中变换扭曲的光带,眸子闪耀着幽深的光芒,“我一直以为自己属于敦克尔联邦,现在才感觉自己仍旧属于这里——无论走多远,无论存在于哪个时空,哪个宇宙,母星永远是母星,关于地球的一切就像最原始的dn□□段,牢牢镶嵌在我们的身体里。天槎舰队、芝罘链星云、星墓……这一切都源自于地球。”

    “是的,我们的文化、思想、基因……一切的一切,都被打上了母星的烙印。”巫承赫与他十指交握,低声道,“无论敦克尔联邦,还是宇宙远航军,甚至是那批逃出去的感染者,归根结底,我们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

    瑰丽的极光在费尔班克斯城上空迤逦变幻,狼窝中的两人沉默相拥,享受着母星鬼斧神工的自然奇景。内陆狼温驯地趴在他们身旁,温暖的毛皮替他们阻隔寒冷,冰绿色的眼睛仰望天空,充满原始的敬畏之情。

    敦克尔联邦、宇宙远航军、感染者方舟……他们都是母星的儿女,阴错阳差飞向不同的未来,但仍旧同属于一个总源。

    也许有一天,他们会在某个宇宙再次相遇,但愿他们还能记得自己的本源,友好面对自己的同类。

    北冰洋的风越过高山,掠过费尔班克斯城,吹向广阔的北美大陆。太平洋波澜乍起,温暖的洋流将湿暖的空气送往阿拉斯加。切纳河畔的雪原上,来自敦克尔联邦的后裔在狼群中紧密相拥,感叹着母星的伟大与慈悲。

    人、自然,宇宙……万世轮回,莫过于此。

    作者有话要说:拉灯党的悲哀qaq

    还有最后一个番外,我慢慢写……

    授权【我们工作室】做了一些的实体书,有需要的基友点下面:

    星际猎爱指南

    暴力和亲指南

    或者直接关注我的微博,看置顶那一条,转发抽奖送定制书噢!

    ter>

    飞船已经在近地轨道停留近三个小时了。

    巫承赫透过舷窗看着外面广袤的宇宙,蓝色行星正绕着巨大的黄矮星缓慢旋转,略显浑浊的大气层内盘旋着浅黄色的云层,地面上红斑若隐若现。

    “探针回来了。”金轩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后,双手搭在他肩上,“情报显示一小时后穿梭机可以落地。”

    “噢。”巫承赫轻声应道,心里说不清是期待还是忐忑,念念不忘的母星就在窗外,虽然远隔一千多年,早已不复当年纯净瑰美的颜色,但仍旧对他这个飘荡的幽魂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怎么了?”金轩注意到他眼神有点不对,担心地问,“如果不想下去,我们沿赤道飞一圈看看就算了,母星的环境破坏太严重,我怕你感情上受不了。”

    “哦,不。”巫承赫振作了一下,“我只是有点……近乡情怯吧,你懂的,给我点时间,让我再静一静。”

    “好吧。”金轩揉了揉他的头发,将观测舱留给他一个人,“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半小时后来餐厅好吗?”

    “好的。”

    观测舱恢复安静,巫承赫坐在工作椅上,调整观测仪透过云层寻找合适的介入点。回到地球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对金轩来说,那个遥远的千疮百孔的星球只不过是教科书中一行简单的介绍,但对于他来说,却承载着对故乡,对亲人的所有记忆。

    “我回来了。”

    两小时后,全地形穿梭机穿过大气层飞向地球。机舱里,全息屏实时显示着探针群发回的监测结果:亚欧大陆仍旧不适宜人类生存,尤其是东亚片区,土壤沙漠化,植物大面积枯死,地表弥漫生化毒气,动物踪迹罕至……九百多年了,地球仍然未能消化掉人类当年遗留下来的一切。

    金轩控制穿梭机在平流层改变航道,渐渐转为与地面平行飞行,而后以一个圆滑的切线缓缓穿过对流层,悬停在离地面五公里的高度。

    西北荒漠出现在眼前,透过前窗,巫承赫看到大片的黄沙在视野中绵延,空气昏黄污浊,夹杂着细碎的沙砾,狂风卷过,枯黄的骆驼草在沙地上翻滚。目力可及的远方,是长城的轮廓,嘉峪关高耸的城楼像亘古的图腾,在旷远的天地间留下一抹荒凉的剪影。

    “那道墙就是长城吗?”金轩问。

    “是的,明长城最西端的起点。”巫承赫回答,记忆中雄伟的关隘已是断壁残垣,烽火台伫立在风化的页岩基石上,仿佛悬崖上的鸟巢一般岌岌可危。

    “真是伟大。”金轩赞道,与巫承赫不同,他对这个星球没什么归属感,完全是以旅行者的心态欣赏远古遗迹而已,“探针显示东南方有一个大规模城市遗迹,要不要过去看看?”

    巫承赫打开探针传回的地形图,见金轩所说的遗迹貌似就建立在以前酒泉的旧址上,便道:“好。”

    穿梭机掠过荒漠,不久便到达城市遗迹上空。这里一片荒凉,看不到人或动物的踪迹,流动的黄沙覆盖着曾经繁华的街市,坍塌的建筑物千疮百孔,只有市中心一座空旷的广场还算完整,废旧的喷泉望天。

    金轩操纵穿梭机降落在广场中心的空地上,道:“我下去看看,你在机舱里等我。”

    “一起去吧。”巫承赫解开安全带,想想马上就将踏上母星的土地,心中颇有些兴奋。

    金轩没有再反对,给他扣上防护服的呼吸器,又将一把射线枪佩在他腰带上,道:“别离我太远,这里被病毒侵蚀几百年,也许会有变异物种出现。”

    “嗯,我会小心的。”巫承赫早已习惯他的保护,乖乖点头,跟他下了穿梭机。

    时隔千年再次踏上地球,巫承赫有种奇异的战栗感,防护服显示外界温度零上五度,紫外线弱,空气中有少量刺激性气体、轻微辐射,以及尚未彻底降解的生化病毒,不适宜普通人类生存。

    “好呛。”金轩抽了抽鼻子,深深皱眉,他没有戴呼吸器,对异能者来说这样的大气环境完全不造成困扰,最多刺激刺激鼻腔粘膜。

    “这里好像不是普通的城市,是航天城。”巫承赫四下观望,发现广场上的雕塑和喷泉都和航天有关,星球、飞船、战舰……一个巨大的纪念碑立在广场正中央,虽然历尽风霜,表面仍旧平坦光滑。

    “不,这不是航天城,是亚欧太空基地遗址。”金轩通过探针扫描的地面特征与个人智脑中保存的资料比对,道,“九百年前人类建造的‘方舟’,有两艘就是从这里组装和升空的,这座城市是当年的三大太空基地之一。”

    原来酒泉被扩建成方舟基地了,果然这种大项目还是中国人最靠谱……巫承赫颇有点自豪,走到纪念碑前,隔着手套在上面摸了摸,触动右下角一个按钮,一阵流光在光滑的表面蹿过,很快上面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全息文字。

    如金轩所说,这里果然是九百年前的太空基地之一,当年人类就是在这里把属于亚欧两洲的“方舟”送上了太空。之后这里的环境急剧恶化,病毒肆虐愈演愈烈,于是健康的市民被转移到了东部的“安全区”,只留下感染者在这里等死。

    这块碑与其说是纪念碑,不如说是这个城市的墓志铭,可以想见,“方舟”离开,生化狂潮爆发,这里的人们,尤其是那些被遗弃的感染者,是多么绝望……巫承赫的视线渐渐挪到纪念碑最下方,忽然被一段貌似后来加上去的文字吸引了,冲金轩喊道:“嘿,你过来,看看这个。”

    “什么?”金轩正在用个人智脑各种自恋地自拍,听到他的话漫步走了过来。巫承赫一目十行地扫完那段文字,震惊之情简直无以言表:“这上面说当年从这里升空的方舟不止两艘,他们还送了另外一批人上天!”

    “不可能吧?”金轩十分诧异,“当年六艘方舟先后到达敦克尔星球,组建联邦,没听说有更多的方舟跟过来……”

    “不,不是那六艘方舟中任何一艘,是完全不同的另一批人,一些幸存的感染者!”巫承赫指着纪念碑底端的文字给他看,“看看这儿,这是他们离开之前记录下来的文字。”

    原来,在“方舟”升空,幸存者撤往“安全区”以后,这座城市被彻底封锁。为了防止病毒扩散,威胁到“安全区”的生存,军方决定对整座城市进行毁灭性轰炸。

    席卷一切的大爆炸,然后是历时一周的辐射清洗,严酷的打击几乎让整个城市成为不毛之地。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一小批感染者竟然幸运地生存了下来——有人在大爆炸开始之前就预料到了即将到来的厄运,于是带着一些感染病毒但尚未发作的“携带者”躲进了太空基地一个秘密的地下掩体中。

    在辐射清洗之后,这些幸存的人们回到地面,寻找新的生机,不知道是因为辐射引起的基因变化,还是本身的免疫机能突变,他们没有像其他感染者那样迅速发病,成为失去理智成为丧尸,竟然就这么半死不活地存活了下来。

    城市已经毁灭,安全区不可能收留他们,离开废墟只能死路一条,这批人自动自发地组成了一个集体,推选了新的市长,在市长的带领下苟延残喘。

    没有食物,没有药品,甚至没有干净的水源……漫长而痛苦的地下生活让所有人都生不如死,最终一位参加过“方舟计划”的工程师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利用太空基地仓库里一艘小型方舟样机飞出地球,寻找出路。

    样机只有正版方舟二十分之一大小,是早期的试验品,早就被废弃了,别说飞出地球,连升空都异常困难,但人在绝境之中往往能产生可怕的创造力,几个月以后,他们居然真的成功了。

    “他们乘坐样机离开了地球,在木星采氢、给养,然后飞出太阳系。”巫承赫看着纪念碑喃喃道,“太神奇了,三万四千多名感染者,居然依靠一台废置的样机就这样离开了这座死城!”

    “可是我们没得到过他们任何的信息。”金轩眉头紧蹙,“他们到底飞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到达我们的星系?难道他们设置的目的地和联合国当初确定的不一样?”

    “也许他们根本没能飞出太阳系,或者在别的什么地方就机毁人亡了——毕竟他们乘坐的是样机,计划也很仓促。”巫承赫分析道,“而且就算他们成功了,安全上路,也不可能朝着方舟的方向飞,他们是感染者,在地球上的时候就遭受遗弃和灭绝,如果和方舟会和,等待他们的很可能是新一轮的毁灭性打击。”

    “你说得有道理。”金轩赞同地点头。巫承赫顿了一下,肯定地道:“样机是他们唯一的生机,他们不可能飞向人类原先确定的目的地,那是自寻死路。”

    “所以说在宇宙的某个地方,很可能还生存着一批人类的后裔?”金轩若有所思地道。

    “我想是这样。”巫承赫感叹地道,“人类的潜力太强大,甚至连人类自己都无法预料。”

    “是啊……也许我们将来会遇上他们,或者他们会找到敦克尔联邦也说不定。这个情报很重要,回去以后要报给联邦。”金轩说着,点了点纪念碑上的按钮,文字消失了,表面又恢复了平滑空白的状态。他打开探针的扫描图看了看,道,“这座城市没有人类了,只有一些变异的沙鼠和低等动物……想不想去他们生存过的地下掩体看看?”

    “算了吧。”巫承赫不知为何对这个苍凉的废墟有些心理不适,虽然这里是人类飞向太空的起源地,但同时也是同类的不祥之地。

    金轩与他意识想通,安慰地摸了摸他的头,道:“天快黑了,要去其他大洲再转转吗?还是回飞船休息?”

    巫承赫站在空阔的广场上四下看看,无声叹息,虽然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建设,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地球,但真的身临其境,亲眼目睹,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就这么离开吗?巫承赫仰头望天,看着厚重的云层,暗淡的阳光,到底心有不足,道:“再找找好吗?也许还有其他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毕竟这么多年了,可能有些地方病毒已经彻底降解。”

    金轩理解他的心情,道:“低温地区大概情况好一些,我已经往南北两极放了探针,信息传回来还需要一点时间,我们回穿梭机等吧,外面环境太糟糕了。”

    两人回到穿梭机,巫承赫情绪低落,窝在座椅上沉默不语。金轩心疼他难受,指使自己的狮子爬过去卖萌,用大头蹭老婆的小腿,又将伊卡鲁幻色蛱召唤出来各种讨好。

    巫承赫被大金毛磨得没脾气,瞪金轩:“你就不能管管它吗?”

    “它俩现在都归你管。”金轩嘿嘿一笑,将自己的椅子并到巫承赫旁边,揽着他的肩膀摸头,“别难过啦,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何苦为古人担忧?”

    “我也是古人。”

    “你是我的内人。”金轩摸不够,索性将他抱过来放在自己大腿上,圈在怀里嗅来嗅去,“怎么这么好闻,你之前喝牛奶洒衣服上了?”

    巫承赫受不了他这狗一样的德行,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扯开:“你给我起开!谁是你的‘内人’?我这叫‘外子’好吗……别闻了我根本就没有喝牛奶,上将阁下你给我放尊重点!”

    “现在是私人时间,我不需要你的尊重。”金轩抖抖脑袋弹开“外子”大人的手,道,“话说我们不是在度蜜月吗?度蜜月不就是应该这样随时随地毛手毛脚表达爱意的吗?”

    “结婚都二十周年了谁还跟你度蜜月?”巫承赫扒开他的胳膊试图坐回自己的位子。金轩眼疾手快,没等他屁股沾着椅子,长臂一伸又将他抱了过来:“你跑什么,好不容易摆脱儿子下属狗什么的,二人世界有必要这么绷着吗?你才多大为毛比你大舅还装逼?”

    “我比你实际上还大四岁呢,杀马特你放过我吧!”巫承赫被他圈在大腿上压根摆脱不了,像搁浅的鱼一样蹦跶。金轩抱着他的腰不放,轻易就把他压制了:“生理年龄我比你大七岁……好吧就算你比我大好了,年下也很萌不是吗?”

    “年下你爸爸!”巫承赫忍无可忍地爆粗口,“萌你大爷!”

    “你知道吗,我有个先祖特别喜欢爆粗口,尤其是上床的时候,我一直特别羡慕他老公。”金轩向往地眯眼睛,“你保持一下,最好能保持这种状态到今晚,我一定能性致盎然一日千里……”

    巫承赫停止挣扎,满头黑线睥睨着不靠谱的上将大人:“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有心理疾病了?抖m是一种病你知道吗?”

    “你要向军部揭发我吗?要把我送进非正常异能者研究中心吗?”金轩无耻奸笑,“你是我的全职军医,负责我的心理调适,我欲求不满你有义务满足我安慰我,你不能干领薪水不干事啊准将阁下!”顿了顿道,“趁着探针还没回来,车震来一发?”

    “……”巫承赫看了他半天,气馁道:“你没救了。”

    金轩最喜欢他这种放弃挣扎听天由命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着揉他的头发。巫承赫反扑过去将他的脑袋揉成鸟窝,也跟着大笑起来,笑着笑着,感觉之前心里那点郁闷渐渐烟消云散,看着前窗外血红的落日,绵延的黄沙,忽然豁然开朗——人类在九百年前飞出了太阳系,今时今日,过度缅怀母星没有任何意义,一切,都应该往前看。

    【这样想就对了嘛】金轩通过意识通感对他说,得意地眨了眨眼。巫承赫知道他之前装疯卖傻都是为了逗自己开心,回他一个短暂的吻【谢谢】

    几分钟后,发往两极的探针发回了探测结果,不出金轩所料,低温区域有一些地方环境已经恢复,尤其是北纬五十度以上,北极圈附近,甚至有很多动物活动的痕迹。

    “去阿拉斯加怎么样,那里看上去还不错。”金轩在全息地图上漫无目的地乱翻,“阿留申群岛,环太平洋火山带……噢,费尔班克斯怎么样?极光之都,探针显示那里的病毒已经完全降解,大气情况很好。”

    阿拉斯加吗?巫承赫随着他的手指在地图上扫过北美大陆,想到那里的温泉、雪山、冰原……渐渐也来了兴致:“好啊,现在是初冬,费尔班克斯昼短夜长,去那儿也许能看到北极光。”

    “就这么定了!”金轩关闭地图,启动引擎,“系好安全带,我们出发!”

    穿梭机迎着烈风向东疾飞,越过太平洋,飞入白令海峡,不久便到达北美大陆。金轩将速度降了下来,寻找合适的着陆点,巫承赫则作为副驾驶为他导航。

    “前面就是费尔班克斯城。”巫承赫对照地图告诉他,“探针显示城内损毁严重,我们可以沿切纳河找一个平坦的地方落地。白天这里刚刚下过一场大雪,地面温度低于零下二十度。”

    “嚯,真够冷的。”金轩驾驶穿梭机越过费尔班克斯城区,在一处宽阔的河岸降落,前灯将整个河谷照得雪亮,引擎喷出的气流卷起积雪,纷纷扬扬撒了满天。飞雪落尽,一眼望不到边的河谷出现在面前,河面上了冻,冰面厚度超过三十公分,上面覆盖着厚厚的积雪。

    “下去走走?”金轩莫名喜欢这个冰封雪盖的地方,跃跃欲试地搓搓手,“地图显示从这里沿河谷走几公里有座山,山顶的雪原是观测极光的上佳位置。”

    巫承赫测了一下外面的温度,零下二十三度,虽然身处恒温的机舱,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么冷,不能开穿梭机上去吗?”

    “可是我们不是来周年旅行的吗?一直开着穿梭机算怎么回事?”金轩努力煽动老婆,“好不容易来一趟母星,也该享受一下大自然嘛,话说找到个适宜室外活动的地方可不容易呢。”

    巫承赫想想也是,回地球这种事这辈子估计也就这一回了,一咬牙道:“好吧,走!”

    “等等。”金轩不知道从哪里拖出个箱子,打开,取出一领厚重的皮裘递给他,“外面冷,穿上这个。”

    “你搞什么?我有保温服不穿干嘛穿这种东西?”巫承赫拿着夸张的裘皮大衣满头黑线,这玩意大概是早年杀马特先生的舞台装,人造毛华丽闪亮,款式时髦到闪瞎狗眼。

    “入乡随俗嘛,在母星的雪原上行走,不该穿点皮裘应景吗?”金轩二话不说给他披上,华丽丽的风帽往他头上一兜,满意地点头,“好极了,帅萌帅萌的……保温服没有头套,这样就不会冻坏耳朵了呢。”

    他使用了轻微的臣服性,巫承赫无法违抗他的要求,为了这点屁事又不好用思维触手戳他,叹气,妥协地裹着皮裘走向机舱门:“我总有一天会忍不住亲手掐死你。”

    金轩哈哈大笑,披上同款情侣毛绒装跟他下了穿梭机。

    外面果然冷得要命,北风迎面吹来,巫承赫顿时觉得杀马特皮裘也没什么不好——保温服虽然是恒温的,但在这种低温环境里显然厚重的毛绒大衣更能在心理上给人安全感。

    漆黑的夜,只有一盏暖黄色的悬浮灯在前面照路,巫承赫与金轩并肩走在冰雪覆盖的河面上,朔风迎面吹来,带着细碎的冰渣,靴子踩着积雪,发出涩涩的咯吱声。

    “我们现在是一对爱斯基摩捕鲸人夫夫。”金轩闲的蛋疼又开始出幺蛾子,一边走一边用他那经过专业训练的,低沉磁性的男中音给老婆播讲纪录片,“冬天到了,为了养活三个嗷嗷待哺的儿子,我们必须在极夜来临之前储备足够过冬的粮食和肉……父爱如山,当爹真是不容易啊。”感叹地摇了摇头,看向巫承赫:“来吧,我们玩故事接龙好吗?”

    真是无聊到了一种境界……巫承赫无力吐槽,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就捧个场好了:“好吧。”想了想道:“天还没亮,我们就出发了,今天我们将要捕猎一条成年的鲸鱼,这种巨大的哺乳动物整个夏天都游荡在温暖的北冰洋,汲取海水和阳光的力量,为过冬积攒厚厚的脂肪。现在,它即将成为上天免费的馈赠,为我们和我们的儿子提供丰美的肉和油脂,以及整个冬天欢乐的家庭时光。”

    “哈!不错嘛,文辞优美,从前那些干巴巴连个形容词都没有的季度报告真是你写的吗?”金轩给他竖了个大拇指,“话说这故事应该叫什么名字?”

    “‘舌尖上的爱斯基摩’。”巫承赫面无表情地说。

    “嗯哼,不错。”金轩挑了挑眉毛,刚要继续,瞳孔忽然一缩,猛地回头,人还没动,巴巴里狮子已经像闪电一样沿着冰原狂奔而去。

    “噢,真是意外的惊喜,我们好像多了几个粉丝。”透过狮子的眼睛,金轩看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那应该是几只大型动物,北极熊或者野狼之类,“他们一定饿惨了,闻到你身上的甜味就跟了过来。”

    “我说了我根本就没有喝牛奶我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巫承赫白他一眼,顺手取下腰带上的射线枪。但金轩马上按住了他的手:“别开枪,不要伤着它们,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找几个追随者可不容易。”

    好吧,以他野兽一般的战斗力对付几只大型动物应该用不着武器,巫承赫收起射线枪:“不管你想干什么,都给我小心点。”

    话音未落,金轩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只在暗淡的灯光下留下一道残影。几乎同一时刻,远方三四百米远处忽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哀嚎,接着是一阵嘈杂的狼嗥。

    现在巫承赫基本确定那是一群饥饿的内陆狼,他能感觉到它们对鲜肉和热血的渴望,残忍的杀气,以及被强者制服时内心的恐惧与膜拜——无论对于敌人还是对于野兽,金轩都有着与生俱来的强大的威慑力。

    臣服于这样的异能者,让人感觉安全又自豪。巫承赫咬着手指发出一声尖锐的呼哨,好像猎人夸奖自己能干的猎犬。哨声过后不久,金轩像个真正的爱斯基摩人一样披着皮裘带着狮子走了回来,在他的身后,畏畏缩缩跟着十来头体型庞大的内陆狼,黑褐相间的毛皮上沾满脏污的雪屑,冰绿色的狼眼小心翼翼逡巡着征服者的背影,却完全不敢直视。

    “你想干什么?”巫承赫扬声问,“为什么把狼群带过来?”

    “临时征用几个跟班。”金轩笑着回答,“这里离极光观测点还有很远,还得爬一座山,我怕你坚持不到那里,所以打算给你弄个代步工具。”

    “哈!你想让我骑着狼上山吗?”

    “怎么会!有点想象力行吗?”金轩走近了,摊手耸肩,“我说了入乡随俗,弄个狗拉雪橇给你坐咯,多浪漫。”

    狼拉雪橇也是醉了……巫承赫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想象力远远比不上杀马特。那边厢金轩已经在招呼他的新跟班向一把手阁下行礼了——他口中发出低沉威严的唬声,迫使可怜的内陆狼小组趴在巫承赫脚下,前爪伏地竖起尾巴,像狗一样摇个不停。

    “够了。”巫承赫后退一步,摆摆手,“它们要被你吓尿了。”

    金轩像狮子一样低吼一声,群狼立刻踩着盛装舞步排成两排,立正敬礼。

    一刻钟后,简易版狼拉雪橇上路了,巫承赫盘腿坐在粗树枝扎成的宽大的平板上,金轩站在他身后,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口中发出原始的野兽一般的嚎叫,赶着十几头巨大的内陆狼在切纳河的冰面上狂奔。

    “嗷嗬嗬嗬嗬——”金轩粗声大喊,狼群自然而然发出悠长的狼嗥相合:“嗷呜——”

    悬浮灯在前方散发着温和的暖光,巨大的月亮像银盘一样挂在天上,星光熠熠,朗月银辉,四周的雪山传来绵绵不断的回声。巫承赫只觉烈风在耳畔刮过,脸都几乎被冻得麻了,心中却不由豪气渐生,手中藤条猛地甩个响鞭,大喊一声:“驾!”

    “哈哈哈哈!”金轩朗声大笑,差点吓趴了狼群。

    内陆狼耐力极好,整整一个小时没有休息,速度却丝毫不减,凌晨时分终于将两名临时主人拉上了山顶。

    时值初冬,费尔班克斯接近极夜区,每天太阳出来的时刻不过三五个小时,凌晨五点,依旧如午夜一般。金轩呼停了狼群,解下简易雪橇,却没有解开它们身上的绳索,只命令它们俯趴在原地休息。

    巫承赫坐得腿有点麻,在雪地上来回跺了跺脚,揉着脸道:“好冷……天气倒是不错,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极光。”

    “可以的吧,这里可是极光之都,据说一年二百六十多天都能看到极光,我们不会那么背,恰好遇上看不到的那几十天吧。”金轩说着,抬头仰望天空,深深吸气,“空气真好,我们算是找对地方了,来吧,享受一下母星最后的宜居地。”

    “会越来越好的。”巫承赫叹了口气,道,“大自然会慢慢消化掉人类留下的一切,清洁大气,净化土壤……说不定再过几千年,又会有新的人类出现,或者不是人类,而是其他什么智慧生物。”

    “反正不会是内陆狼。”金轩笑着说,打个呼哨,野狼小组立刻屁颠屁颠跑了过来,在他脚边匍匐成一行。

    巫承赫给驯兽员先生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

    “过来,你看上去有点冻着了,到我怀里暖一暖,我们也许还要等很久。”金轩敞开自己的皮裘,将巫承赫捂进怀里,用手掌心暖他的脸,又用自己温暖的鼻头蹭他的鼻尖。巫承赫身上穿着保温服和皮裘,脸却一直露在外面,脸颊和鼻尖被冻得通红,耳垂也泛着粉色。

    “冷吗?”金轩低声问他,不等回答便吻上他的唇瓣,舌头伸进去舔他的牙齿,用温暖的唾液濡湿他冰凉的舌尖,“这样好点吗?”

    “唔……”巫承赫被他吻得眼神迷惘,模糊地回应他,“再来一点。”

    “好。”金轩捧住他的下颌,深入地吻他,为他微冷的口腔提供更多的热量,将自己源源不断的热气送进他的喉咙,抚慰他亟需温暖的身体。

    巫承赫鼻腔里发出轻微的哼声,在皮裘内环住他的身体,双手在毛皮和保温服之间逡巡,索取更多的热量,然后将自己的身体贴上去,胸膛挨着胸膛,与他紧紧拥抱在一起。

    母星的星空下,他们紧密相拥,高大的雪松被微风吹拂,发出哗哗的声响,树冠的积雪洒下点点雪沫,纷纷扬扬飘落下来,散落在他们身上、雪地上,以及狼群的皮毛上……白色的水汽在他们唇齿之间氤氲,随着情潮涌动,愈发浓重,巫承赫乌黑的瞳孔微微变化,成为不规则的椭圆形,却不像攻击态那样窄细紧缩,而是迷蒙的,好像蒙着一层雾,那是向导情|欲被挑起的前奏,几分钟内,他就会散发出浓郁的信息素。

    “我想要你。”金轩像大型猫科动物一样在他颊边耳侧逡巡,舌头舔他的耳垂,他的下巴,粗糙的味蕾摩擦他泛着水光的嘴唇。

    “可是我们不是要等着看极光吗?”

    “我们可以边做边等,一直做到它出现。”金轩微笑着蛊惑他,“说不定我的虔诚感动了天,极光很快就出现了。”

    “‘一直做’也算是虔诚吗?”

    “活塞运动比念经祈祷什么的总要费力一些,我的诚心天他老人家大约都知道。”金轩一本正经说着下流话,继续用舌尖和手指挑逗他,“今天是我们结婚二十周年,正日子呢。你还记得吗?二十年前的今天,加百列外环的重力教室里,你跟我说‘金轩,我们在一起吧’,直到今天我想起那一刻还会战栗。”说着拉起巫承赫的手伸进自己保温服衣领,让他摸自己身上细碎的惊栗,而后挪下去……“感觉到了吗?它也想要你。”

    巫承赫摸到他紧绷的皮肤上细小的浮点,感觉那粗糙的手感像细砂纸一样直接摩擦到了自己心底某个最敏感的地方,让人浑身发痒。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当他听到他的声音,触到他的身体,还会像第一次的时候那样激动,那样贪婪,那样满足……

    “零下二十七度了。”巫承赫摸到他火热之处,微微吸气,语声低沉调笑,“你确定你在露天环境下还能……嗯?”

    “你在质疑我作为丈夫的体能吗?”金轩咬他的嘴角,“你可以试试看,试一整晚。”

    “费尔班克斯现在可是接近极夜的状态。”巫承赫挑衅地捏他,“夜晚将持续二十个小时,你确定你能持续一整晚?”

    “嗯哼,货真价实,童叟无欺。”金轩挺了挺腰,“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让你验货了。”

    “还好我们不在北极圈,要不然你得坚持勃|起整个冬天。”巫承赫低声嘲讽,微垂的眼角流露出一丝难得的邪气,“那样的话恐怕你每天吃鲸鱼肉没用呢,捕鲸人先生。”

    平时越是腼腆正经模样,这种时候的他就越是诱人,金轩嗅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早已无法自已,剥下他的皮裘随手扔在狼群旁边,猛地将他打横抱起丢在上面:“吃你就够了,鲸有什么好吃!”

    保温服被打开,皮肤裸|露在寒冷的空气中,巫承赫立刻打了个冷战,零下二十七度,比想象的还要冷。还好金轩马上覆了上来,滚烫的皮肤贴在他身上,给他温暖:“冷吗?”

    “很冷。”巫承赫看到自己呼出的热气飘在嘴边,久久不散,鼻尖因此泛起阵阵潮气,“我现在相信你真的能一整晚了,冻都冻硬了不是吗?”

    金轩“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才不是!你在造谣诋毁本上将的一世英名!”拉着他的手往下,“是冻硬的吗?你倒是摸摸看,别说零下二十七度,就是零下一百二十七度我也不在话下!”

    巫承赫低低地笑了起来,胸腔发出阵阵闷响。金轩顿了一下,也跟着笑了,道:“好吧,那时候大概真是被冻硬的。”

    两人对视,同时大笑起来。狼群被他们的笑声惊动,纷纷抬头看向他们,头狼尖尖的耳朵抖了抖,冰绿色的眼睛露出困惑的表情,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咕噜声。金轩被这声音提醒,心中一动,低声而悠长地“唬——”了一声,狼群收到命令,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围拢过来,渐渐把他们围成一圈,正好将裘皮铺就的“大床”围在中间。

    “这样好多了。”金轩大手拂开巫承赫额头的短发,吻他的眉心,他的眼睛,“很温暖。”

    “嗯。”巫承赫回应他,“你们这些野生大型犬科动物,都很温暖。”

    “……我是猫科的。”

    “……幸会,我是蛱蝶科。”

    “你好男神蝶先生。”

    “你好大黄猫阁下。”

    温暖的狼窝里传来低声的暧昧的笑声,而后是压抑的呻|吟和纷乱的喘息。氤氲的热气中,某大型猫科动物顶着某蛱蝶科昆虫穿过狼群走了出来,在雪原上漫无目的地逡巡了一会,鼻翼抽动,像是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味道。

    【是温泉呢】巴巴里狮子高兴地甩了甩尾巴。橙红色蝴蝶在它脑袋上扑扇了一下,发出女王的命令【去温泉!】

    【要叫上主人吗】厚道的狮子回头看看狼窝【温泉可比狼窝暖和多了】

    【他们才不在乎呢】蝴蝶不屑地回答【对于种马来说零下一百二十七度都不是问题,何况他们还有新宠物】

    【是哦】狮子闷闷地说,虽然能够摆脱主人二人世界一下挺新鲜,但最亲密的位置被土狼占领了还是略有点糟心。

    【走走走,畏畏缩缩像个娘们!】蝴蝶不耐烦地催促。狮子抖了抖耳朵,乖乖驮着自己暴脾气的精神伴侣往散发着硫磺气味的山洼走去……等等我们的属性为什么有点错位的感觉,请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哦我确实不是人,我是高维猫科动物……狮子惆怅地自嘲。

    ……

    一带幽暗的绿色忽然从北方的天际线隐隐闪了出来,越来越宽,越来越亮。渐渐地,更多的光带从天边出现,黄绿色、黄色、橙色,然后是朝阳般的亮红。每一道色彩都像水彩笔在上好的画纸上晕染开一般,流畅地融合渐变,毫无凝涩之感,浑然天成,鬼斧神工。

    “看,极光!”巫承赫躺在金轩怀里,胸前搭着卷起的皮裘一角,双足则窝在头狼柔软的肚皮底下。

    “噢,真的是极光。”金轩蜷起手臂环着他的身体,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大手抚摸他微潮的鬓角,“真美啊……”

    “是啊,真美。”巫承赫慵懒地眯着眼睛,看着高阔的天穹上舒展卷曲的极光带,通透的黑眸倒映出变幻的光影。金轩吻他的额角,幽深的眼神注视天空,思绪却像是穿过了极光,看到了不知名的远方。

    “在想什么?”巫承赫的大脑还停留在高|潮的眩晕中,无力深究他的思绪,漫声问道。

    “在想家,想孩子们。”金轩低声说着,手指无意识得拨弄他的耳垂,“在想芝罘链星云,还有星墓……很像不是吗?”

    “是的,很像。”巫承赫说,“据说当时星墓的设计就是借鉴了极光。”

    金轩沉默地看着北方天空中变换扭曲的光带,眸子闪耀着幽深的光芒,“我一直以为自己属于敦克尔联邦,现在才感觉自己仍旧属于这里——无论走多远,无论存在于哪个时空,哪个宇宙,母星永远是母星,关于地球的一切就像最原始的dn□□段,牢牢镶嵌在我们的身体里。天槎舰队、芝罘链星云、星墓……这一切都源自于地球。”

    “是的,我们的文化、思想、基因……一切的一切,都被打上了母星的烙印。”巫承赫与他十指交握,低声道,“无论敦克尔联邦,还是宇宙远航军,甚至是那批逃出去的感染者,归根结底,我们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

    瑰丽的极光在费尔班克斯城上空迤逦变幻,狼窝中的两人沉默相拥,享受着母星鬼斧神工的自然奇景。内陆狼温驯地趴在他们身旁,温暖的毛皮替他们阻隔寒冷,冰绿色的眼睛仰望天空,充满原始的敬畏之情。

    敦克尔联邦、宇宙远航军、感染者方舟……他们都是母星的儿女,阴错阳差飞向不同的未来,但仍旧同属于一个总源。

    也许有一天,他们会在某个宇宙再次相遇,但愿他们还能记得自己的本源,友好面对自己的同类。

    北冰洋的风越过高山,掠过费尔班克斯城,吹向广阔的北美大陆。太平洋波澜乍起,温暖的洋流将湿暖的空气送往阿拉斯加。切纳河畔的雪原上,来自敦克尔联邦的后裔在狼群中紧密相拥,感叹着母星的伟大与慈悲。

    人、自然,宇宙……万世轮回,莫过于此。

    作者有话要说:拉灯党的悲哀qaq

    还有最后一个番外,我慢慢写……

    授权【我们工作室】做了一些的实体书,有需要的基友点下面:

    星际猎爱指南

    暴力和亲指南

    或者直接关注我的微博,看置顶那一条,转发抽奖送定制书噢!

章节目录

全职医生[未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绝世猫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绝世猫痞并收藏 全职医生[未来]最新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