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的发展思路自然也有所不同。要想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开展工作,那么斗争并取得话语权就成为一种必然。否则比较时处处掣肘,步履维艰。这一点,长期在一把手的位置上工作的杨帆非常清楚。

    尽管很清楚陈政和说的都对,但杨帆还是笑着说:“理是这个理,但是我用人还是先取其才,一个忠诚的庸才,用着或许放心,但是聚拢一群庸才在身边是成不了事情的。”

    “体制内但凡有点成就的,哪一个是庸才?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每个人的长处都不一样罢了。关键还是看你怎么用人,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上就能成事,放在不合适的位置上就会坏事。马谡是人才吧?放在参谋的位置上他就是一个人才,诸葛亮南征采取的不就是他攻心为上的策略么?可是放在街亭呢?让司马懿包了饺子。三国演义里诸葛亮说什么先主遗言,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本质上诸葛亮对马谡既往太高才导致了街亭之败。”

    父子俩的谈话刚热烈起来,婆媳俩端着宵夜出来了,看看时间不早,两人相视一笑停止了谈话。

    虽然还没正式上任,但是祝东风在京城的居所外保卫级别已经上来了。杨帆的奥迪车在院子外被拦了下来,门口的武警很不客气的伸手:“证件!”

    “呵呵,我是来看老首长的!”杨帆笑着掏出证件来,这个时候台阶上出现祝雨涵抱着双手靠在门口窃笑的样子。杨帆递过去一个眼神,那意思让她来解释一下,祝雨涵笑着摇摇头,伸手指了指楼上表示不能搞特殊化吧。

    很明显祝雨涵这是故意的,杨帆心道这些日子以来确实冷落了她,不由装出哀求的样子看过去。祝雨涵总算笑着下来说:“让他进来吧。”

    “你怎么找过来了?”祝雨涵笑着问,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我来看你啊!”杨帆很配合的给出了祝雨涵想要的答案,对此祝雨涵心里开心,嘴上却是歪着嘴说:“谁知道你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觉得你是来看找爸爸的。”

    杨帆笑着摇摇头往里走,进门前低声说:“你爸又没给我生儿子!”

    祝东风此刻正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会客,抬眼看看女儿这些天头一回容光焕发的样子,再看看身后跟进来的杨帆,心里一阵很难说明白的味道泛滥开了。女儿自己选的,做老子的也没办法。祝东风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再说杨帆这小子也确实优秀。

    “爸,杨帆来了。!”

    “祝伯伯好!”称呼上的变化,让祝东风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淡淡的说:“你们先谈,我这里有事,中午留下吃饭啊。”

    这句话杨帆吃惊,祝雨涵也吃惊,印象中这是祝东风第一次见到杨帆就说这话。祝雨涵的心里暖暖的,这些年来虽然父亲嘴上不说,心里的芥蒂始终是存在的。今天能做到这个份上,纯粹是为了女儿的幸福。想到这里,祝雨涵扫了一眼依旧心安理得的杨帆,悄悄的伸手在某人的腰眼上拧了一把。

    正在和祝东风谈话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朝两人笑了笑。杨帆跟着祝雨涵进了卧室,四下打量一番这里的布置说:“儿子呢?”

    “上课去了!二年级!”

    杨帆坐在床上,张开双臂,祝雨涵见了脸上微微一红,笑着挨着大腿坐上去。“你瘦了!”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祝雨涵心头涌起一股热流,浑身顿时像被抽走了骨头似的,往后一靠幽幽的问:“你在江南还好么?”

    杨帆轻轻的搂着身上女人的腰,没有进一步亲热的动作,两人之间就这么安静的互相依靠着,享受着这短暂的宁静相处带来的一种别样的情绪。

    年过四十的祝雨涵,腰身还是那么的轻柔,坐在杨帆的身上一点重量都没有似的。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亲昵,祝雨涵从容不迫的朝有点慌乱的杨帆笑了笑说:“心虚了吧?”

    杨帆嘿嘿一笑,没有掩饰即将面对祝东风的些许忐忑。这是一种地位上的变化带来的反应吧。祝雨涵打开门,小保姆低声说:“首长请你们下去。”

    两人并肩下楼,客厅里多了一个尚熙,看见杨帆尚熙的脸上闪过一道阴郁,不过也没说啥,站起身进了厨房。祝东风默默的指了一下对面的沙发,杨帆坐下时才问:“老爷子身体还好吧?回头替我带个好。”

    这绝对不是简单的客气!昨天晚上陈政和提到中纪委的人下ny省时,杨帆就料定了陈家在这个事情上插手了,没曾想这么快就得到了验证。

    杨帆微微欠身说:“一定!”祝东风看起来情绪不错,脸上难得露出笑容说:“你怎么样?郝南那个脾气,你给他当副手可得要做好受气的准备啊。”

    “还好吧,郝书记现在做事没有以前那么直线了!”杨帆很有技巧的做了回答,祝东风微微一怔,看看杨帆从容的表情,想了想突然笑起来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郝南这是看自己快到站了,给后人铺路呢。”

    祝东风这么说,应该是在为郝南说话,杨帆心道应该有这个成分,但也未必尽然。没有自己拉上二峰制衡郝南,以现行的党委配置,自己这个省委副书记能有多少话语权还真不好说。说穿了一切看实力,郝南和祝东风私交不错,从他嘴里出来的话当然要打一点折扣的。

    当然,祝东风的话里也给郝南定了性,杨帆即便不敢苟同,也不好说什么别的,只能是笑笑了事。这个时候,尚熙从厨房里朝祝雨涵招手。

    祝雨涵笑着过来时,尚熙低声问:“他喜欢清淡一点还是口味重一点?”

    “政和在京城经营多年,今朝一出阳关可谓海阔天空,又要大展拳脚了。前途不可限量啊,陈家有父子二人,不知道羡煞多少眼睛。”祝东风说着感慨了一声,扭头看看厨房方向。

    说实话,杨帆还真的不知道该跟祝东风谈点啥,脑子转了转说:“看别家的眼热,哪知道各种艰辛滋味?”

    祝东风深有同感的叹道:“是啊,不走这条路是无法体会其中的艰难的。昨天和郝南通了电话,他提到你最近在抓信访工作,每次下去都搞的鸡飞狗跳的。呵呵,没想到你小子有如此战略眼光啊。”

    祝东风看起来是真的高兴,以前看见杨帆可是难得有好脸色的,今天开口就是夸奖当真是少见的很。祝雨涵在边上听着非但没有高兴,反而不断的皱眉。走到杨帆的身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祝东风嗔怪的看了女儿一眼说:“你这丫头,怎么用老眼光看人。这一次杨帆在江南省抓信访工作,可以说是与中央保持了高度的一致。昨天我还在内参上看见了一片文章,是新华社一个记者下江南写的。写的就是江南省狠抓信访工作,一号首长看了很高兴,给了很高的评价。”祝雨涵笑了笑没说话,刚才提醒一下杨帆,别被这老头子卖了还帮人数钱就成。

    说罢女儿,祝东风扭头笑着问杨帆:“你是怎么想起来抓信访工作的?”

    祝雨涵放心的笑笑转身离开,祝东风看着她露出一个类似吃咸了的感觉,咂了咂嘴。杨帆面露沉思状,微微的想了一会说:“您也是从基层上来的,应该深切的体会到,我们这个国家的群众骨子里那种对官员畏惧的天性。也就是说,比起西方国家,在中国做官主要精力往往不是放在群众的身上。一个政党执政的根基是什么?”

    说这这里,杨帆停住了,没有继续说下去。祝东风面露凝重之态,沉吟:“一个政党执政的时间长了,如果不能及时自我发现问题并纠正,就会衍生出这样那样的问题。官僚作风不是现在就有的,以后也会还会有。”

    “所以我认为,信访工作很重要,不应该是说说就算了的流于形式。一个地方政府,如果不能正视群众的声音,我认为这个地方政府的官员肯定有问题。这不仅仅是官僚作风的问题,而是他们心虚!”杨帆坚定且铿锵的接上这么一句,祝东风听了不由沉默起来。

    “说的好啊!”好一会祝东风感慨了一句,伸手拍拍脑门一番沉思后祝东风笑着说:“没想到你搞党政工作也很在行,一下就抓住了问题的要害。对政府官员实行全民监督,知易行难,但是总要有人去做。你把今天说的回去整理一下,结合一些实际案例,写一篇文章交给我。”

    杨帆本想问一句:“要署名么?”后来想想还是没有问的必要,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多心了。祝东风想必是为了工作在抓典型,杨帆有幸进入了他的视线罢了。当然了,如果换一个人在祝东风面前说这些话,祝东风是什么一个反应那就不好说了。

章节目录

仕途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断刃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断刃天涯并收藏 仕途风流最新章节 。